「唉呀、你們就叫我姜叔吧。」老爺爺……姜叔揮了揮手,似乎是受不了衛梁夜一直老爺爺來、老爺爺去的:「到啦,這裡就是我家。」

在他們偏離大道、走進小徑之後,便一直向著山上的方向前進。直到他們穿過重重的竹林之後,才看見了那個用著茅草所蓋成的小屋。

如果不是因為有姜叔帶路的話,他們根本就找不到這處地方。

幽靜地、像是座落在另外一個世界一樣,與世隔絕。

「老婆子,我回來啦──!」

就在姜叔大聲地喲暍時,那坐在茅草屋前正在拿著柴刀劈柴的老婆婆,抬眼看了一下姜叔,然後站起身、抓著柴刀快步地飛奔過來。

「你死到哪裡去了啊啊啊──臭老頭!」

「等、等等,老婆子!」

看見那名老婆婆直接抓著柴刀,一臉殺氣騰騰地奔了過來,姜叔拔腿就跑。

「等什麼!你竟然給我放著工作不管?說啊!你又死到哪裡去了!」

「我才沒有放著咧!是哪來那麼多柴要燒啦!」

「沒柴的話,你今天就給我去洗冷水啊!你這個臭老頭!」

「誰、誰要洗冷水啊!你也不想想我都一把年紀了!」

「那你就讓同樣也是一把年紀的我在這裡劈柴?」老婆婆的怒容現在只讓李蘭陵跟衛梁夜想到一句話而已。

──是鬼啊……

好不容易,在兩人都氣喘吁吁地盯著對方、停下腳步的時候,李蘭陵他們才有機會插話。

「那個、姜叔……」李蘭陵雖然覺得這樣叫人挺不禮貌的,不過既然對方要他們這樣叫,她也只能這樣叫了。

就在李蘭陵才剛開口,那兩個年紀加起來看來都已經遠遠超過一百的老人家,雙雙轉過頭來。

不過,率先開口的並不是姜叔,而是那名老婆婆。

「你這死老頭、你竟然真的跑去找了個姑娘家回來!而且還是這麼年輕的!」

「怎、怎麼樣!我就是要休掉妳啦!」躲在大臼的後面,姜叔只露出了臉來。

「你敢──!」老婆婆的柴刀又再度舉起。

 

而等到他們兩人終於吵到累了、已經是兩刻鐘以後的事情了。

「吶、老頭,所以你帶來的這三個人是誰?」坐在地上,老婆婆終於放下了柴刀。

「我哪知道啊!我在山下撿到的,不過──倒是有個很會生的屁股呢,嘿……嗚!」話還沒說完,姜叔就被老婆婆扔出的石子砸到了頭。

「你這老不休的!」

說完,老婆婆站起身,慢慢地走向了李蘭陵他們:「抱歉啊、妳一定有被他騷擾了吧,我們家老頭子就是那樣子,真的很抱歉哪。」

「不、沒什麼的。」面對老婆婆的道歉,李蘭陵也只能無奈地笑著揮了揮手。

「喂喂、老婆子,先幫我去把藥箱拿出來吧。」姜叔捲起了袖子:「等下可是我要大顯身手的時間啊。」

「真是、自己不會去拿啊……」一邊碎唸著,老婆婆還是動了起來:「小姑娘呀、要是等下我家那口子又動妳的話,不要客氣,直接跟我說就好了!」

舞著柴刀的老婆婆模樣甚是嚇人,不過那樣子卻是對著姜叔而來。

「好。呃……」

「叫我姜姨就好了。」姜姨溫和地笑了笑,與剛才大發雷霆的模樣全然不同:「他受傷了對吧?你們就先把他搬進屋子裡吧,之後就交給我家的老頭子就行了。」

姜姨指了指趴在馬背上,露出衣料的部分全都是繃帶的梅。

「還在那邊磨蹭什麼呢!趕快過來啊!」姜叔已經打開了茅草屋的大門,朝著他們揮著手。

 

 

在姜叔先將繃帶拆下、又將各處傷口仔仔細細地清理過後才來處理那最大的傷口。

從葫蘆裡流出來的烈酒,正細細地清洗著梅背上的傷口。在那道口子邊緣的皮膚都已經逐漸硬化了,但是卻不見有癒和的跡象,甚至在硬化皮膚旁邊、那泛紅的地方根本就沒有褪去過。

「好啦。」姜叔將藥粉給敷了上去之後,便再度將傷口包了起來:「接下來就是每天都要乖乖換藥,很快就好了。」

「雖然我家這口子長的這副德性,不過他的手腕可是有保障的。」姜姨褒貶全都含在一起講了,「以前吶,我們在山下就是給人看病的,後來因為老頭子他年紀大了、村子裡又來了年輕藥師,所以我們就搬到山上了。」

「原來是這樣啊……」李蘭陵點點頭,現在的她雖然想要走近一點去察看梅的情況,不過又礙於姜叔站在那兒,她還是選擇躲在了姜姨的身後。

「好啦、你別站在這邊,去給我把水燒燒!」姜姨揪著姜叔的耳朵,直接將對方拉到了外面:「今天你一整天都給我去外面鬼混了,好歹也給我做點事!」

「好痛痛痛痛……妳輕點!輕點!」

「姜姨!我把蒸好的包子還有醃菜拿來了!」手上端著一整盤的包子跟小菜的衛梁夜出現在房間門口,李蘭陵自然沒少看掉他嘴邊那一小塊的粘著的糕餅屑。

「你們兩個就先吃吧,我先去煮個鹹粥。」姜姨帶著姜叔走了出去:「等下吃完的話,這傢夥應該也已經燒好水了,吃完的話就先去洗澡吧、鹹粥等下我會拿過來。」

「好、那就麻煩姜姨了。」李蘭陵微微地笑著。看著那兩人走了出去之後,李蘭陵再度坐下。

她真的相當地慶幸,慶幸幸好他們遇上了好人家、能夠這樣幫助他們,而且也沒有多問些什麼,就這樣接納了他們。

「蘭陵姐,來吃飯吧。」

從剛才開始衛梁夜就一直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忙碌著。不是代替姜姨去劈柴,要不就是像剛才一樣、在灶房裡面顧著蒸籠。一開始李蘭陵也說要幫忙,但是衛梁夜只是推著說那些雜事交給他就好了、要她只顧著梅的情況。

「好。」李蘭陵點點頭。在看到梅的臉色稍微好些了之後,她才感覺到那壓在胸口上的那股悶感、稍微減輕了些。

「師父、應該會沒事的,嘛……其實以前也遇過這樣的事情。」衛梁夜抓抓頭:「以前師父曾經甚至差點連一半的身體都要沒有了,結果後來過了幾天之後,還是活的好好的啊──」

「一、一半的身體?」李蘭陵瞪大了眼睛,望向了躺在床上的梅。

「就是這樣──差點被砍成一半……噗、呵呵、哈哈哈哈!」衛梁夜突然笑了起來:「蘭陵姐,真是的、看妳露出那種表情,害我都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了。」

「欸?」

李蘭陵看著原本還說的相當認真,甚至在身上比劃出動作的衛梁夜,卻突然笑了出來的模樣。

「騙妳的啦、妳真的當真了呢!」衛梁夜嘻笑著:「要是受過那種傷的話,現在師父早就不會在這裡了。不過要是師父看到蘭陵姐總是擺著那樣的臉的話,一定也會很消沉的,別看他那樣,其實有時候蘭陵姐妳來店裡、心情感覺很差的時候,在妳走之後,師父都會跑過來問我呢。」

說完,衛梁夜甚至還學了一下梅的表情。而除了這件事情之外,衛梁夜也說出了許多她所不知道的事情。那些全都是在她不在的時候,衛梁夜所看到的梅,第一次聽到的她,總覺得有些新鮮、也覺得「原來那個人也會這樣……啊」的感覺。

「不過說了這麼多,妳可別跟師父說我有說過那些話喔。」衛梁夜咧著嘴:「要不然到時候他可是會生氣的。」

就在這時候,姜姨推開門走了進來:「哎呀?你們還沒去洗澡、水燒好了喔?」

「那我就先去洗澡好啦,蘭陵姐,師父就交給妳囉。」衛梁夜揮著手,便走了出去。

姜姨將鹹粥放在了桌上:「這個小夥子的鹹粥我就先放在這裡了,嗯?小姑娘妳的表情比剛剛要來的好些了呢。」

「表情?」李蘭陵的手不自覺地撫上了。

「對呀,剛才妳可是一直都哭喪著臉呢。」

「啊……」

怪不得剛才衛梁夜看著她的時候,整張臉都是滿滿的擔心。這時候李蘭陵才知道為什麼衛梁夜會突然說出那些關於梅的事情了。

而現在自己的表情不似之前那般沉重了,這全都是衛梁夜的功勞,看來回頭得好好謝謝他了。

李蘭陵感覺到心中充滿了溫暖的感覺。

「太好了,看到小姑娘妳稍微有些精神,我就放心多了,那我還得去看著我家的那個老頭,我就先出去了。」姜姨溫柔地拍了拍李蘭陵的肩膀:「鹹粥記得要趁熱讓那個小夥子吃唷,要不然冷了就不好入口了。」

「好的。」

李蘭陵在姜姨離開之後,便將鹹粥從桌上端了過來、放在了矮凳上,自己則是坐在另外一張矮凳上,看著躺在床上的梅。

她伸出了手、伸向了梅的肩膀,不過在她拍下去之前,手卻被人給握了起來。

「梅?」李蘭陵看著翻過身,微微地睜開了眼的梅,「你醒了?」

「嗯。」

「身體好點了嗎?」她看著臉頰有些微紅的梅:「等我一下喔……」

李蘭陵將手放在了梅的額頭上,可是卻沒有像她預期的一樣、那般滾燙。倒是在她的手拿下額頭的時候,梅卻是睜大了眼看著她,然後不發一語、又將臉別過一邊。

「還是我去找一下姜叔好了、梅你的臉好紅、搞不好是發燒了也說不定。」那樣的頰紅,在之前將梅搬到這裡的時候,她也看過。雖然後來在姜叔的治療下,熱度已經退去了,但是說不準現在又惡化了也不一定。

「等等!」

在她要站起身的時候,手又再度被梅給抓住。

梅的臉上不再是剛才的表情、而是顯得有些慌亂:「等等!先不要走。」

「可是……」

「沒關係的、我的身體我很暸解,沒事的。」見到她沒有要離開之後,梅鬆開了手:「留在這裡就好了、蘭陵姑娘。」

「好吧,不過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跟我說喔。」李蘭陵看著雙頰依舊泛紅的梅。

「嗯。」

果然不是她的錯覺,從剛剛開始,梅的動作就顯得有些僵硬,而且似乎還一直避著她的目光。

「那個……要不要吃點鹹粥?剛剛姜姨有做了鹹粥了。」李蘭陵端起了鹹粥,勺了一匙。

梅點點頭,眼神又瞥到旁邊去。

「呼、啊──」

李蘭陵吹了一下,將勺好的鹹粥遞到了梅的嘴邊。

「蘭、蘭陵姑娘?」梅爬起身,整張臉全都漲紅了:「我、我自己會吃的!」

說完,奪下了她手中的湯匙,一口含到了嘴裡:「好燙!」

「欸、等等,慢慢吃啊,我先幫梅你吹涼吧?」李蘭陵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梅就這樣爬了起來,而且還一把搶走了湯匙。

「那、那就麻煩妳了。」

聲音聽來有些彆扭的梅,終於將湯匙歸還給李蘭陵。

「對不起、連吃粥都要麻煩妳了,蘭陵姑娘。」梅終於不再避著她的視線,臉上的朱紅也消退許多。

「嗯……」李蘭陵搖搖頭,「這點小事就讓我來做就好了。而且、這個樣子讓我想到小的時候,皇……哥哥他也曾經在我生病的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呢,來。」

李蘭陵將湯匙深了過去,梅靠上了前,輕輕地握住她的手,然後自己吃下了粥。

「嗯,這次就不燙了。」梅露出了跟以往一樣的表情:「謝謝妳。」

「不、是我該說謝謝。如果不是因為有梅在的話,搞不好我們現在就已經……」剛才梅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她驚了一下。

她看著現在上半身纏繞著一圈又一圈繃帶的梅,那些全都是他這幾日來所受到的傷口留下的結果。

她垂下頭,雖然不知道那些襲擊他們的人究竟是為何而來、她的心裡面也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她想來想去都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有可能那些襲擊她的人是衝著她而來的,因為她的身分。

可是她又不是這麼地確定,因為那些人很明顯,十個之中有七個都是看到了梅就先攻擊他了,反而是將她和衛梁夜拋在一邊。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不懂那些人究竟是因為什麼理由才這麼做──這個樣子地、讓她眼前的這個人全身傷痕累累。

 

溫溫熱熱的觸感、李蘭陵感覺到那隻正在溫柔地撫著她的頭的手。那是一個跟李江、或者跟柳映淩摸著她的頭時,完全不同感覺的觸感。

「謝謝妳替我擔心,蘭陵姑娘。」她抬起頭,看見的是梅淡淡的笑容,眼神中充滿著無限的溫柔:「可是,我怎麼樣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你們平安無事。」

「所以因為這樣,你就需要讓自己全身傷痕累累?」聽到梅所說的那番話,李蘭陵忍不住有些生氣、但胸口的某處又覺得痛了起來:「都是我、要不是那時候我叫住你的話……」

「那不是妳的錯。而且,這件事情跟你們也沒有關係。」

「咦?」

「沒什麼……吃粥吧、吃粥,再不吃的話就要涼掉了。」

他笑了笑。

 

《試閱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