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波折】

 

「你們自己要小心一點,這次我沒辦法再讓他跟著妳一起過去了。」李江看著來跟他知會一聲的李蘭陵,而他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站在旁邊的柳映淩。

「皇兄、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不是什麼需要妳來操心的事情。」李江揉著心愛妹妹的頭,「不過,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離他太遠,知道嗎?」

「他?」

「妳昨天帶來的那個人……梅。」

「咦?」

「別擺出這種臉。」面對李蘭陵詫異的表情,李江彈了一下她的額頭:「因為只有他可以保護妳,這傢夥這次不能跟去,我不太放心。」

「皇兄你……」

「嗯?」

「你該不會生病了吧?」

李蘭陵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剛剛自己聽到了什麼,她甚至直接伸出手,將手靠在了李江的額頭上。

「並沒有。」李江又彈了一下李蘭陵的額頭,這次彈的更加大力,「真是、我在說認真話的時候──」

「那是因為皇兄你從來就不會說那種話啊。誰知道你竟然會那樣講、要我別離梅太遠什麼的……」

「那是因為人家看起來比妳可靠多了。」李江促狹地笑著,「妳的那個朋友,昨天我跟他聊了一下,相貌堂堂、果真一表人才。」

「對吧?梅他真的很厲害喔,知道很多關於茶的事情、他泡的茶也很好喝!」李蘭陵聽見了李江正在誇獎自己所認識的人,忍不住就像是自己被誇獎了那般高興。

「是啊,讓妳認識他實在太對不起他了。」李江已經邊說著邊轉過身,偷笑了起來。

「皇兄──」李蘭陵提高了聲音。

「開玩笑的,總之,小心一點好嗎?」

「嗯,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柳映淩揮著手、與李江一同目送她離去。

 

 

直到這時候,李蘭陵才明白為什麼毫無預警地、李江會提出那樣的警告了。想必那時候的李江跟柳映淩,早就已經發現了一些徵兆跟頭緒、因此眼前的他們才會迎來這樣的局面。

她的確曾經聽過李江及柳映淩片段地說出了「異狀」兩個字,但是那似乎是在長安的城町的事情,跟現在並沒有關係。

但是,他們卻是在離開長安之後,才發生了這一波接著一波的攻擊。

問題是,造成這個局面的成因,她卻是一點都不明白。

這些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襲擊他們,這些理由她全都不知道、就像是在霧中看花一樣。

尤其是不知為何地,那些人給她的感覺,似乎總是衝著梅而來的……

「梅!」

「師父!」

李蘭陵和衛梁夜異口同聲地喊著、那護著他們、替他們承受所有攻擊的人影。

「唔!」

已經略顯疲態的梅,面對著像是無盡般的攻擊,他也只能選擇舉刀對抗,否則現在倒下的就不會是那些人、而是他們三個了。

「梅……」李蘭陵用著像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著眼前的青年。身上素淨的白衣早已沾上許多的血漬,但是他依然揮刀著,沒有停止過。

如果不是她的天真的話,他本不應會多受到那麼多的傷。

面對團團包圍著他們的黑衣人,李蘭陵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就像是算準了一樣,在柳映淩他們沒有跟著的時候,一下子冒出了如此多的人。

而且還不只一次,而是他們從離開長安之後,一路上都遇到了這樣的襲擊。

打倒一批、就來下一批,這批全部打倒之後,又有新的繼續補充上來。

她看著梅的背後,透過白衣,些微的鮮紅正透著白衣浸了出來,而那裡、正是前幾天她的天真所造成的傷害。

 

 

幾日前──

「你們是什麼人?」

此刻的梅的表情並不是平時溫和的模樣,而是眼神帶著狠勁、將刀指向了那人的喉嚨。

至於為什麼會如此的原因,就是因為那個男人和他的同夥們,在他們離開長安之後不久,就從小徑一旁的樹叢竄了出來,二話不說地就朝著三人攻擊,而且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招招都是致人於死地!

「呸!」

那個男人啐了一聲,然後就揮動著手中的匕首、直向梅的身上招呼而去,但是更快的是那把有著奇異波紋的鑌鐵刀──

「不要──!」

在李蘭陵察覺到梅正要做什麼的時候,她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刀,停在了男人的胸前、並沒有像她所想的一樣貫穿而出。

但是,梅的注意力並沒有直接被掠走,而是看了一眼李蘭陵之後,又再度將刀放下……

「去死──!」

「蘭陵姑娘!」

「蘭陵姐!」躲在另外一邊的衛梁夜瞪大了眼。

一切都來的太過於突然,以致於李蘭陵根本來不及反應,她只看到梅拋下他面前的那個男人,然後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嗚!」

梅吃痛地低叫著,接著一個反手,銀光落下、那個突然出現並向著李蘭陵襲來的第四個男人的頭顱就這麼跟著落地了。

「妳沒事吧……」梅的表情不再是剛才那般可怕的臉,而是跟平常一樣、溫柔地問著她。可是,現在李蘭陵完全沒有心情去在意自己到底如何,因為、她從梅的身上聞到了那股像是鏽鐵般的鹹味。

「等我一下,馬上就好。」梅像是沒事般地拍了拍她的頭,露出了微笑。

轉過身,那道看來怵目驚心的傷口就這麼曝露在李蘭陵的面前。

──那是她的天真害的!

──都是她害的!

她明知道那群人不懷好意,從剛才為止也沒有任何的攻擊是手下留情的,可是,在看到梅即將下手的那瞬間,她還是畏怯了。

畏怯於「梅並不是一貫的溫柔,而是也有這個時候」的情況。

殺人的情況……

那個人、是誰?露出了那麼冰冷的表情、毫不猶豫就下手的動作,與他平日笑盈盈的樣子完全不同。

不一會兒,果然就如梅所說的,剩餘的三個人他馬上就解決了。這一次,李蘭陵並沒有叫出聲,只是看著鑌鐵刀俐落地就將那三人的性命奪去。

梅甩下了刀上的血液,將刀重新收了起來。

他走了過來:「有沒有哪裡受傷了?」

第一個想到的不是他自己剛才所受的傷,而是她。李蘭陵的心裡像是被千根針紮痛了那般地疼。在梅走過來的時候,他身上的血液也波噠波搭噠地落在泥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李蘭陵的聲音小的像是蚊蚋一樣,現在的她除了這句話以外,她完全講不出其他的話語。

都是她的天真、所以才讓梅受傷了。

眼淚無言地綴滿了眼眶。

「對不起,讓妳看到可怕的畫面了。」梅露出了抱歉的表情,有些笨拙地、他伸出了手,這才發現手指上全都是血漬,於是只好用衣袖替李蘭陵抹去眼淚。

該說對不起的是她才對……

你沒有任何的錯!

但是就像被剝奪了言語的能力,李蘭陵只能用著悶在喉嚨的泣音、壓抑地哭著。

之後,在他們再度遇到那些莫名追著他們的人時,李蘭陵再也沒有阻止過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