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梅離去之後,李蘭陵才轉進了含光門。

「明天見、是吧?」

忽然間,那個宛若鬼魅般出現的聲音,突然在她身後響起。

「我們還真有緣呢,對吧,公主殿下?」

最近會在她的記憶裡稱呼她為「公主殿下」的人,她只記得一個而已。而且光是剛剛聽到那個聲音,雖然一開始被稍稍嚇著,但是她馬上就知道那個人是誰。

不是別人,是雷袁鴆。

「……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蘭陵的表情看來有些複雜,因為現在的她並不知道自己該用哪一種表情來面對雷袁鴆,尤其是經過了前幾天的事情之後。

「只是剛好經過而已──嘛、不過倒是從頭聽到尾了。」

言下之意,從剛才兩人來到含光門的時候,雷袁鴆就已經在這兒了。

「公主殿下明天要跟那個叫做梅的胡人一起出遠門?」

上次在碧海茶坊的時候,那兩人就已經正式地打過照面了,也因此雷袁鴆可以喊出梅的名字。

「別叫我公主殿下,總覺得好像被你嘲笑了一樣。」不知怎地,在李蘭陵耳裡聽起來,那個四個字就是不像平常那些人稱呼自己一樣。

但或許更有可能的原因,是因為……她已經聽習慣了、不知道她的身分的那些人們,直接用著她的名字來稱呼她的原因吧?

「那公主妳是希望我直接叫妳的名字嗎?」

「這就算了。」李蘭陵皺起眉頭。

就連她只不過是剛剛好在這裡而已,都可以遇到雷袁鴆,天知道這傢夥是有多麼陰魂不散啊。

而且,更讓她在意的是,那時候雷袁鴆所說的事情。

 

我跟妳,可是從十年之前就認識了。

 

那時候雷袁鴆眼中所流露出來的的東西,是李蘭陵從未見過的。對她來說,雷袁鴆應該是那種總帶著輕挑的態度,言行之中也讓人搞不清楚、究竟什麼才是真的、什麼才是假的。

但是,那時候的他,眼裡卻全都是她所沒辦法解讀的情感。

甚至……還溫柔地吻了她的手心。

當下的她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只能傻傻地楞在那邊、看著雷袁鴆放下她的手。

然後笑著說:「那麼,晚安了、公主殿下。」

又像是沒事人一樣地離開了。

那時候他忽然出現的溫柔是什麼,到現在李蘭陵還是搞不明白。

認識十年又是什麼意思?

她的記憶當中,完全不記得自己有認識了任何像這般如此花俏的男人過。所以她才會對雷袁鴆所說的那番話而感到疑惑。而且十年前的她,不過是個孩子而已。以外表的年紀來看,那個時候的雷袁鴆應該已經是個少年了。

 

「嗯?怎麼了,一直看著我。」雷袁鴆看著李蘭陵的表情,從皺著眉頭到深思,最後又一臉疑惑地看著:「──喜歡上我了?」

說完,對方還自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好吧,這應該才是他真正的樣子。李蘭陵嘆了一口氣,覺得剛剛思考那些問題的自己感覺真是有夠傻的。

她完全可以肯定自己在小的時候絕對不可能認識這種人。

「怎麼可能。」李蘭陵直接翻了一個白眼送給雷袁鴆。

「如果不是喜歡上我,那我會有點困擾的。」雷袁鴆看著就算生起氣來,臉還是依然相當可愛的李蘭陵:「畢竟、再怎麼說,我都是『有可能』成為公主殿下妳的人的人呢?我想公主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吧?」

雷袁鴆說的明白、李蘭陵當然知道她指的是什麼。不外乎就是李江曾經提過的嫁娶一事,在她「正式」知道雷袁鴆之前,在他的面前自己都可以裝做自己不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在芙蓉比武會之後,她已經「正式」地與雷袁鴆這個人見過面,因此對於對方的事情自然也就必須知曉──以「李蘭陵公主」的身分。

「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不太想要回答這個男人。

「妳是知道的。」但是雷袁鴆並沒有因為她所做出的拒絕而停止。

「不知道!」

「真的嗎,那麼我再問一次好了──妳應該……知道的吧?」

原本不太想要理會雷袁鴆的李蘭陵,忽然之間、雷袁鴆的臉就這麼湊在了她的眼前。從他的身上飄來一股濃鬱的香氣、強烈地、像是要將人網入那近乎要窒息的香味之中。

「我、我不知道!」李蘭陵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腰被對方給摟了過去,也因此她與雷袁鴆的距離直接從三步縮減成現在近乎是貼身的狀況:「放開我!」

現在李蘭陵的斥責之中,比起生氣,更多的應該是那令人難為情的部份。

大庭廣眾之下,自己就被一個男人這樣摟著,成何體統。就算自己現在身上的裝扮並不是公主的模樣,可是總還是身為一個女性,光是這點就令她羞恥地到了極點──而且還是在人來人往的含光門之前。

她的眼角甚至瞄到了附近的侍衛都朝著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放開我、大家都在看了啊。」

李蘭陵的聲音變得逐漸小聲了起來。

「我不要。」雷袁鴆放在她腰上的手掌,炙熱地像是要穿透布料、直接觸在了肌膚上一樣:「明天、不要跟他去,留在長安吧。」

像是呢喃一樣,雷袁鴆的聲音竄進了李蘭陵的耳裡。

「那個應該跟你沒有關係吧、唔。」李蘭陵掙紮著想要推開雷袁鴆、但是又不想要引起騷動。

「不、跟我有關係……」雷袁鴆說完了這句之後,忽然放開了她:「記住、明天不要去,知道嗎?」

不待她回答,雷袁鴆忽然將視線看向了李蘭陵身後、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後便離去了。

「妳沒事吧?」

這時候,李蘭陵才察覺到雷袁鴆是看到了什麼才離去的。因為忽然出現在她身後的柳映淩,是一臉的擔心。

「我沒事。對了,皇兄呢?」傍晚的時候明明就是他們倆人一起離去,可現在卻只剩下柳映淩一人出現在她的面前。

「他剛剛已經從另外一邊回去了。剛剛那個是……雷袁鴆?」

「嗯。」

「他說了什麼嗎?」

「沒有。」李蘭陵搖搖頭,並沒有將剛剛的事情說出來。至少就剛才的事情而言,還不需要到要跟柳映淩以及李江抱怨的程度。

對於剛才雷袁鴆所說的話,李蘭陵就算反覆地想了又想,還是想不出來,為什麼雷袁鴆會希望自己明天不要跟著梅一起去。

去不去,應該不干他的事情才對……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