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找到些什麼嗎?」

接近傍晚的時候,李江跟柳映淩再度出現在集賢院裡。

不過他們看到的不是早上的時候,還很有精神的兩人,而是已經倒在桌案上,雙眼近乎發紅的李蘭陵跟梅。

看這個樣子,就算不用他們回答,李江跟柳映淩也知道答案是什麼了。

「哥哥,根本什麼都沒找到嘛。」將臉頰靠在桌邊,李蘭陵哀怨地看著李江:「眼睛好痛喔……」

兩人近乎找了一整天,卻連半點有用的資料都沒看到。兩人是清楚地瞭解了關於桐崍的歷史、風俗、地理位置,甚至連四季出產怎樣的作物都知道了,但是那最關鍵的事情卻連一點線索都沒有。

「辛苦了。」柳映淩淺笑著,將帶來的梨子放在桌上:「蘭陵,幫我一個忙好嗎,這些梨子可以幫我洗一下嗎?」

「好。」

李蘭陵站起身,跟著柳映淩走了出去,因此並沒有看到在離開書庫之前,柳映淩對著李江點頭的那個動作。

在李蘭陵和柳映淩離開之後,李江收起了笑容。因為他的笑容永遠都只是對著李蘭陵而已,其他人並不在那個範圍之內。

今天早上對著這個叫作「梅」的胡人,所綻放的笑容,也不是他真正的表情。

現在的他,臉上平靜的、連一絲情緒都感受不到,只是看著坐在一旁的梅,而感受到李江視線的梅,現在也正回看著李江。

雙方都沒有作聲,直到李江開口打破這陣沉默。

「『梅』……我沒有弄錯吧?」李江念著梅這個字的時候,發音跟李蘭陵所講的時候有些不同。

聽到那個發音,梅稍稍地震了一下。

「別那麼緊張。」李江走到桌旁,坐了下來:「既然我這樣說的話,那就代表我並沒有弄錯吧?」

頓了一下,梅點了點頭。

他看著眼前的李江,雖然在容貌上與李蘭陵十分相似,但是那種氣質跟感覺卻完全不同。硬要說的話,現在的他就像是被什麼人看透了一樣、被這個他從未見過面,今天才第一次碰面的男人給看透。

「你想要說什麼?」就算李江要著梅別那麼緊張,但是梅看到男人的那副態度,還是不由自主地握起了拳頭──掌心裡面沁出了細微的汗水。

「我知道你的身分、也知道你的來歷。」李江揮了下手指:「別擔心,蘭陵她可不知道。」

「你是誰?」

梅的疑問已經從對方想要說什麼,延伸到眼前這個人的身份了。雖然李蘭陵只是說過對方是自己的兄長、而且從對方的服裝來判斷,對方的確是大唐的官吏──可是,他身上所穿著的,卻不是什麼高級官吏所穿的服飾,只是個普通官員、連一點兒裝飾都沒有的官服。

就算他極少看到官員上街,但這點基本的知識他還是知道的。

所以梅才會對於眼前這個男人的身分感到疑惑。

──只是個普通官吏的他,為什麼會知道「那件事情」?

他從來就沒有對誰說過關於自己的事情,也沒有讓任何人知道。現在唯一在這個大唐裡,知道他的身分的,應該就只有最近出現的「異狀」而已。

「我只不過是個寵愛著妹妹的兄長而已。」講到妹妹兩個字的時候,李江笑了一下:「不過要說的話……我應該是你的夥伴?應該是可以這麼稱呼?」

「夥伴?」

「你應該也注意到了吧?出現在城町的事情、那些都是針對你而來的。」李江瞥了一眼門口,就算沒有他的吩咐,柳映淩也知道自己在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情,看來他們「洗梨子」應該會洗的有些時間了。

「我知道。」這句話,他說得沉重。

梅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也知道那些胡人是從何而來,但是他不明白的是,為何會這麼早就曝露了行蹤。以前也有過這樣的事情,只要他在同一個地點待的久些了,就會有那種很細微的「變化」出現在那個地區,就像現在一樣、長安城內出現了許多不曾見過的胡人商人。

依照時間上來看,他們會找到這裡應該還要在一段時日……而且還是長到可以讓他在這裡、在這個和平的夢境裡待上好一段時間的長度。

「既然知道的話,那你最近就離開一陣子吧。」李江聳了下肩,他翻起了那幾本被兩人放在桌上、還未收回櫃上的書:「別誤會了,我只是不想要你的『麻煩』造成更多的混亂。你就趕快去桐崍吧,反正你們今天也是在查它的資料吧?」

「是。只是……還有很多不確定的事情。」

「確不確定,自己親眼去看了不就知道了?」李江挑起眉,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還有,既然你知道那些事情都是針對你的話,就別在現在讓蘭陵也跟著你一起惹上麻煩。我擔心的不是你,而是那個孩子,說穿了,你對我怎麼樣都無所謂。」

「我知道。」面對李江從剛才開始就是那樣的態度,梅當然很明白。因為李蘭陵是眼前這個男人的親人,他會擔心她也是應該的。

相較起有血緣的人,梅不過是個外人而已。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辦了,明天你就跟著蘭陵一起去吧。」

「咦?」

「怎麼?我讓蘭陵跟著你去不行?」李江皺著眉頭:「可別搞錯,不是我自己要她跟著你去的,而是她自己絕對會跟著去。」

李江不自覺地在梅的面前露出最原本的性情、他那個令柳硬凌也會搖頭的親妹保護慾。

最近李蘭陵在他身邊的時間真的越來越少了,而且原因全都是因為梅。李江當然很明白,想到當然也會不平衡,可是偏偏柳映淩又說自己是該放手了。

──就是柳映淩的這點他才討厭,總是在這種時刻,說出最正確的答案。

面對那樣彷彿就像是在鬧彆扭的李江,梅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因為他自己並沒有所謂的兄弟姐妹,所以不太能夠體認到李江的心情。

是不是兄弟姐妹都會這樣呢?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忘了……」李江的眼神變的犀利起來:「別再這樣悶不吭聲,要不然到時候後悔的絕對是你,『身分』比什麼都還要好用。就當作是我給你的忠告,記得。」

剛才一度消失的壓迫感,又這麼地回來了。

就在他感覺到身體又再度緊繃起來的時候,李蘭陵跟柳映淩兩人也正好回來了──甚至就連梨子都削好了。

「請用。」柳映淩將其中一盤梨子放在了梅的面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在哪裡看過眼前的這個胡人,那樣的髮色也相當地少見。

「……怎麼了嗎?」柳映淩察覺到到梅那觀察的視線。

「不、只是覺得好像在哪邊見過你……」

「可能是你的錯覺吧。」

與李江剛剛稍稍顯露出來的本性完全不同,柳映淩則是一貫的溫和──雖然他並不是對每個人都相當地溫和。

但是跟李江不同,他對眼前這個叫做梅的胡人青年相當地有好感。原因不外乎其他,當然是因為他曾經親眼看過眼前的這個青年的能力、在慈石的時候。

不過至於那時候他們撞見他正好完成工作的事情,他就沒有多講了。

「真是的,趕快吃吧,今天的梨子可是我削的喔!」得意地說完後,李蘭陵自己拿起了其中一塊。

「怪不得跟平常的不太一樣,有些醜呢。」李江端詳著手中的梨子,一邊認真地說著。

「哥哥──!」

 

 

等到他們走回含光門那兒的時候,街上的燈火早就已經一個接著一個亮了起來了。

而現在站在李蘭陵身邊的,就只剩下梅而已。李江跟柳映淩都因為有些事情,所以就先留在集賢院了。

「那個,蘭陵姑娘,妳的兄長他──」

「嗯?」

「不、沒什麼,算了。」梅搖搖頭,還是打消了問清那個有點神秘的兄長的事情:「對了,我明天應該就會直接前往桐崍去,妳要一起去嗎?」

一想到今天李江的表情,梅還是打住了自己的問題。

「明天嗎?我還以為你會再過幾天才去呢?」

「這個……因為我覺得早點把事情辦完,才不會那麼在意這件事情,如果妳沒辦──」

「好啊!我要去!那我們明天約什麼時候?」

話還未說完,李蘭陵就已經用著那對大眼看著梅了,甚至還興奮地反問著他。

 

「是我自己要她跟著你去的,而是她自己絕對會跟著去。」

 

梅想起了李江所說的話。

兄弟姐妹……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對對方的事情就是這麼地瞭若指掌。雖然他今天第一次見到李蘭陵的兄長,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到有關李蘭陵「家庭」方面的事情,在這之前,他對她的「家庭」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雖然這對兄妹的容貌相像,但是個性卻不太一樣。如果說李蘭陵是個讓人感到很溫柔,偶爾卻又很俏皮的少女的話,那麼李江就是個平靜到波瀾不興、甚至帶了點寒冷的人了,只有關連到李蘭陵的話題時,才會稍稍出現溫度。

個性截然不同的兩人,但是卻又十分瞭解對方。

「那麼,明天早上同樣的時間,我在茶坊的門口等妳可以嗎?」梅露出了微笑。

「嗯!那我明天早上就直接過去。」

「那我就在茶坊門口等妳了,蘭陵姑娘。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妳也早點回家去吧。」

梅忽然想起了今天一整天都在店裡顧店的衛梁夜,回去大概又得聽一頓抱怨了。

「好,明天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