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集賢院】

 

隔日一早,可以說是天都還沒完全亮的時候,李蘭陵就已經醒了過來。這全都要拜前一陣子外出旅行的福,結果因而養成了莫名的作息。

那陣子每天睜開眼就是上路、閉上眼就是休息、睜開眼還是上路,就這樣重複著,自然而然也就養成了規律的生活習慣。

或許就某方面來說,這樣對她還是好的。

因為就像現在這樣,完全不用擔心自己會不會與人遲到的問題。

除了作息這件事情外,甚至就連那些守在定點的衛兵,似乎也漸漸對她見怪不怪了,尤其是當她拿出令牌、身上卻是穿著普通的服飾的時候。

李蘭陵換上外出的衣服之後,就直接離開了皇城。

一路上除了偶爾有一些等著趕買新鮮食材的婆媽們,幾乎全都是些趕早市的商人,畢竟對他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能夠先得到好位子的,就是搶到了賺錢的先機。

就在李蘭陵忙著看那些來往各處的商人們時,她卻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臉貼到了什麼東西上。

「抱歉!」

抬起頭,她才發現自己正一頭撞進了別人的懷裡,而且對方還是個胡人。用著有些奇怪的腔調,那個男人生氣地看著李蘭陵:「妳小心點!」

說完,就跟上了他的同伴們,而他們同伴們,早就在李蘭陵之後那邊等著他了。全都是一樣的裝束、看上去就是很普通的西方商隊。

「奇怪,那邊不是往西市的路啊?」

李蘭陵看著那群人朝向安仁坊的方向,而不是跟著路上其他人一樣,都是向著市場的方向前進。而且就算是要去東市,也不是往那個方向的。

異樣感雖然在李蘭陵心中冒出,但是現在的她卻也沒那個心思去想的更多,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還在等著她呢,要是遲到可就不好了。

 

等到她來到西市的北面時,那身穿一襲白衣的青年,早就站在那兒等待了。

「抱歉,等很久了嗎?」李蘭陵走到梅的面前,卻發現對方是一臉的緊張地望著遠處:「梅?你在看什麼?」

她在他面前揮了揮兩下。她看向了梅正在望著的地方,但是那裡除了逐漸聚集的人群跟商販以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沒什麼,我們走吧。」他搖了搖頭,收回了剛剛緊張的表情:「我也是才剛到而已,那、今天妳是要帶我去哪裡呢,蘭陵姑娘?」

昨天晚上李蘭陵只是跟梅說了要帶他去「某個地方」而已,可卻沒有具體告訴他到底是要到哪兒去。一方面是因為李蘭陵還不確定會不會有變數、例如皇兄忽然不准、再來就是她害怕要是告訴梅,他們現在所要前往的地方,正是皇城、他又會有何想法。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們都已經是踏上了前往皇城的路了,就算現在停下來也不可能,再說,她也希望著梅能夠看看那些資料──難得有能夠她幫得上忙的地方。

「到了喔,就是這裡。」

李蘭陵停下腳步,剛才的她並沒有回答梅的問題,而是朝著他笑了笑,又繼續前進。與其用說的,還不如讓對方直接看到。

「咦?這裡?可是這裡不是……」

與周圍的裏坊完全不同,映入眼簾的是高聳、漆成了朱紅色的磚牆。

誰都知道這面牆代表的意思是什麼,在這座長安城裡面,就只有一個地方會有這種城牆。而且,這裡也不是可以就這麼輕易就進去的地方。

梅現在眼中的疑惑,就是這個意思。

「對、我們今天就是要進皇城。」迎上梅困惑的表情,李蘭陵說出了答案:「沒問題的,我有請人帶我們進去了……啊,映淩哥,這邊!」

站在含光門附近,李蘭陵朝著正走出含光門的人揮了揮手。可是,就在李蘭陵看到卻是跟在柳映淩身後的那人,回應了她的揮手時,她的笑容就變的僵硬起來。

「你好。」看到向著他們走來的那兩人,梅點了點頭表示:「蘭陵姑娘,他們是……?」

「這位是映淩哥、柳映淩。」李蘭陵比著有著銀白色長髮的那名胡人,柳映淩點了下頭。

「然後這位是皇……我哥哥。」

李蘭陵臉色稍微變了一下,差那麼一點點,她就不小心說出平常的習慣了。就在她介紹完了之後,她看到果真乖乖穿著普通官服的李江,正仔仔細細、來來回回地瞧著梅。

過了許久,他才露出笑容:「你好,呃……你是叫『梅』對吧?我有聽蘭陵提及你過。」

比李蘭陵想像得要來的好,此刻的李江居然是帶著笑、一臉溫和地在跟梅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她原本來以為對外人向來都很冷淡的李江,會就這麼不發一語、甚至會皺著眉頭看梅也說不定。

如果讓他們現在身後那些守著含光門的侍衛們看到的話,鐵定下巴都掉到肩頭上去了。

因為平常從未露出笑容的、他們的皇帝陛下,居然也會有那樣的表情──雖然李蘭陵自己跟柳映淩已經習慣了那樣的表情,但那並不代表其他人就看過那樣的表情。畢竟在這皇城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們的皇帝陛下可是出了名的冰塊臉。

「抱歉,我已經阻止過他了。」

稱著李江正在跟梅談話的時候,柳映淩走向了李蘭陵,帶著歉然的表情、小聲地說道。

「沒關係,我想應該也不是映淩哥的問題。」李蘭陵搖搖頭。她更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李江會對梅那麼有興趣,雖然李蘭陵曾經向李江講過關於梅的事情,但是她也不覺得那會完全引起李江的興趣。

因為,除了自己能用的人以外,她知道李江並不會對一個普通的人產生興趣。可是現在、李江卻是和梅隨意地聊著、兩人甚至聊到了最近西市的情況。

「不過幸好皇兄他有穿上那套官服,要不然我看大家都會被嚇到了。」李蘭陵有些無力地說著。除了官服之外,李江甚至還戴上了帽子,與平時的感覺完全不同,也難怪那些侍衛們沒有太大的反應。

「那是因為妳昨天說了三次……」

「三次?」

「啊、不,沒什麼……」柳映淩笑著搖了搖頭:「那邊的兩位,時間也差不多了,是不是該走了?」

就在他們聊天的時候,含光門外的行人們已經越來越多。

「好。」李江和梅異口同聲。

 

因為從一開始李蘭陵就沒有打算要讓梅進到大明宮那邊的集賢院去,所以是讓他前往興慶宮的集賢院。若是讓梅進到大明宮那邊的話,途中還會經過皇城的許多地方,那還不如直接到興慶宮去,因為比起大明宮,興慶宮是唯一不與皇城直接相連的地方,雖然距離他們現在的位置有些遠了,但是總比好過一個不注意的情況下,有人就這麼直接認出了李江和她。

走了一陣子之後,他們終於看到了興慶宮那灰黑色的屋頂。

前頭的柳映淩跟李江,向著侍衛說了幾句之後,便讓他們通過了。

「蘭陵姑娘。」

進到了興慶宮的梅,很明顯地緊張起來。這也難怪,畢竟他與她們三人不同,平常都是生活在里坊之中,而柳映淩則是官吏、李江兄妹就更不用說了。

「嗯?」李蘭陵看著梅緊張地四處張望著。

「我進來這邊真的沒有關係嗎?」梅看向了前面穿著官服的那兩人,如果是李蘭陵的話,那還有原因可循,問題是他只是個外人而已。

「沒關係的,有哥哥跟映淩哥在,交給他們就好了」

──再說,誰敢攔唐皇呢?李蘭陵倒也真想看看有沒有這號人物。

正如李蘭陵所說,在前面的那兩人談完之後,就一路上都沒有人再過來詢問了。

「那麼,你們就先慢慢看吧,下午再回頭來接你們。」

「好,等下見了,哥哥。」李蘭陵看著李江跟柳映淩離去之後,轉向了梅:「那我們進去吧。」

黑色的匾額上題著「集賢院」三個大字,集賢院的外頭種著許多的柳樹,有些泛起淡黃的楊柳,更添了幾分靜謐的氛圍。

才踏進集賢院沒多久,從兩人的前方,就飄來了那若有似無、混著墨還有紙張的特殊氣味。平時可能要靠的離書近些,才有可能聞到那股味道,但是他們卻是踏進集賢院沒多久,就聞到了那個味道,可想而知這裡的藏書量是有多麼地驚人了。

而且不知道李江他們究竟是跟這裡的官吏說了些什麼,每個人幾乎在看到他們進來的時候,頭連抬都不抬,彷若將他們當做了空氣,不過這樣也好,他們兩人就這麼直接走進了藏書處。

李蘭陵先要梅在一旁的桌案那邊等等之後,便轉進了書櫃之間,轉眼間,手上又拿了本書出來。不是別的,正是她所看過的茶史,只不過她所看的是放在李江那兒的藏書,而非放在集賢院裡的藏書。

李蘭陵翻到了茶史的最後那一段:「你看,就是這裡,『於行經桐崍時──』……」

 

兩人仔細地看著茶史上僅僅只記載了一行的的文字。而那段的意思大概就是,遠嫁到那個西方國家霍普斯敦的公主,在前往霍普斯敦的路途上,經過了大唐境內的桐崍時,將夢幻之茶的作法傳授給了一名男子。至於為何而傳、書上則沒有記載,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種複方茶的作法,除了在霍普斯敦出現過以外,後來也有在桐崍出現過。

至於有沒有流傳下來,這才是今天李蘭陵的目的。

如果可以在集賢院當中找到關於桐崍的歷史,說不定可以看到在這段歷史之中,「夢幻之茶」曾經出現過的影子。

「那我就找這邊吧?」李蘭陵指了下左邊的書櫃,「那邊就拜託梅了。」

雖然已經有先過濾過關於地理、風俗相關書籍的書櫃,但那些量在兩人看來,還是多的相當驚人。

也難怪李江他們從一開始就直說了、到下午才來接他們的話。就連柳映淩都好心地事先準備了些點心、好讓他們中午可以不用離開集賢院也能享用午餐。

 

從剛剛到現在,李蘭陵只從中挑出了一兩本看來有用的書,可是當她拿著書走到桌案那邊去翻看時,才發現裡面連一點有用的資料都沒有。不只是她而已,就連旁邊的梅也是如此,拿下來、翻看、再放回去。

這樣的動作他們持續了好一陣子,誰也沒在意到時間的流逝,直到兩人的胃開始大唱空城計之後,才稍微停下工作、進食休息之後,又繼續工作。

「梅,你那邊有找到嗎?」

並沒有回過頭,李蘭陵倒是看到他的側面、眉頭深鎖的模樣:「沒有呢、連半本都沒有。」

聲音裡面透著些許的無奈,不過他的手可沒有停下動作。

從他們開始找書到現在,梅的動作就是來的比她自己要來的勤快許多,倒也不是她自己不想幫忙。而是她能夠理解,梅寫在臉上的焦急跟專注,全都是因為他想幫助的「那個人」,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她看的出來,對方對梅來說,似乎真的相當地重要。

到底是誰、能夠讓他這樣子呢……

李蘭陵不禁陷入了沉思。

到底是誰讓他能這樣來到這裡、來到大唐來,只為了找那樣複方茶?

所以,如果他找到了那個叫做「夢幻之茶」的複方茶的配方,他是不是就要離開這裡了呢?

找到之後,眼前的這個胡人青年是不是就要消失在她的眼前了?

她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如果自己現在幫忙梅的話,不就是讓他提早離開了嗎?

一想到這裡,李蘭陵才察覺到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究竟代表了什麼。

她停下了找書的手、遲疑著。

自己究竟今天帶著梅來到集賢院,是好是壞?她是真的希望自己也能夠幫助對方,但是卻又不希望對方離開──如此矛盾的心情讓她有些不解。

能夠幫助對方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為什麼現在的自己卻停下了正在工作的雙手?

「不行!我怎麼可以這樣!」忽然間,李蘭陵拍了下自己的臉頰。

她想要幫助梅的心情並不是說說而已,只是因為認識了梅、但是卻讓她擁有了許多從未體驗過的事情。所以她真的很慶幸,在那個下著雨的傍晚,是梅遇到了她、是他遞給了她傘。

確認了自己現在的心情之後,李蘭陵又抽出了原本正要抽出的那本書。不過那本書卻是卡的死緊,李蘭陵乾脆伸出左手、兩隻手一起緊抓著那本書的書背。

在她努力地緊抽著書背時,那本書終於鬆動了。

「太好──咦?」

出乎意料地,那本書在被抽出一角之後,後面就力道全失、也因為如此,用力地抽出書本的李蘭陵,身子就這麼直直地向後倒去。

──她現在可是站子凳子上呀!

「小心!」

「唔……謝謝。」李蘭陵並沒有就這麼跌在地上,而是被梅穩穩地扶住了:「你不是在另外一邊的書櫃嗎?」

因為梅看資料的速度要比她來快上許多,也因此她都還未看完這邊這櫃,梅卻已經是看到隔壁那櫃去了。

「是啊,不過剛剛聽到妳好像說了什麼不行……所以我就過來看看了。」梅讓李蘭陵走下凳子之後,才放開了手:「所以是什麼『不行』了?」

「沒、沒什麼啦!」

李蘭陵完全沒想到自己剛剛居然將心裡想的事情說出來了,慌忙地揮著手。

「沒事就好,跌下來受傷可就糟糕了。」梅笑著拍了拍李蘭陵的頭之後,又轉回了隔壁的書櫃。

「嗯……」

看著對方消失在書櫃之後後,她總覺得自己那一點心思好像有些愚蠢。想那麼多又有什麼用,還不如先做好眼前的工作吧。

她翻開了剛才抽出的那本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