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所以就是蘭陵姑娘妳看到的,不是什麼故事、而是歷史記載?」

聽完了李蘭陵所說的,梅沉思了一下,做出了總結。

「嗯。」

在李蘭陵看完茶史之後,她才終於瞭解了故事的來龍去脈。那個名字消失的公主為什麼會到如此遙遠的國家去,前面的原因是什麼、後面所得到結果又是什麼,那個無名公主在那個國家最後的結局是什麼,茶史上並沒有記載,僅僅只是記載了茶葉傳到了那個國家的事情。

不過雖然跟那個遙遠之地的小國有交流,但是後來卻逐漸失去了連絡,至於沒了音信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李蘭陵就不太清楚了。或許是因為後來大唐這邊有混亂、又或者是在通往那個國家的路途上、出現了什麼阻礙也說不定。

畢竟書上所記載的那個國家,就連李蘭陵都未曾聽過,如果是大唐週遭的國家,那她至少還會知道,可是那個國家的名字她卻是連聽都沒有聽過。

「這樣啊、那跟我的國家其實很像呢,其實我應該也有說過,這個故事在我的國家比較像是歷史,是每一個人都知道的歷史。雖然在長輩講給小孩子們聽的時候,多少會有些加油添醋,但是大致上都是長的一模一樣的。」

「我娘也有說過那個故事,雖然我們都是在說話人來到村子的時候知道,但是其實我娘在很久以前也有說過那個故事。」衛梁夜插了進來:「說的細節雖然不同,不過還是大部分都一樣的」

「嗯──那應該只有我看到的是類似史書的資料吧?」李蘭陵歪著頭,說到底茶史的確也是史書沒錯,所以記載的事情就不會太過於生動活潑:「對了,梅,之前在武鄂的時候,你說你要收集茶葉的原因……後來被說話給打斷之後,那時候你是要說什麼呢?」

李蘭陵到現在還是很在意當時梅究竟要說什麼,既然今天有這個時間、碧海茶坊又已經打烊了,自然就是來向他們兩人好好聊聊的時機了。

在那時候,梅說他想要收集茶葉的一半原因,是為了要增加店內可以選擇的種類,而另外一半的原因,則是在他說出口之前,就被打斷了。

可是,就在李蘭陵看向梅的時候,卻發現對方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不過在轉眼之間、又被一片湛藍所淹沒。

「『夢幻之茶』你們聽過嗎?」

過了半晌,梅才再度開口。

「『夢幻之茶』之所以被冠上夢幻兩個字,其實只是因為他擁有藥用的功能。平常飲用時候,雖然是普通的養身茶,但是卻是能夠針對特定病灶進行治療的藥用茶。」梅繼續說道:「但是因為它本身是一種複方茶,再加上複方的成分過於複雜,所以關於『夢幻之茶』的記載早已失傳。」

「夢幻之茶?」衛梁夜眼睛忽然發亮起來:「師父你怎麼不早說,如果有那種茶的話,我們的茶坊早就可以多添點用品、也可以修繕一下房子啦!」

其實衛梁夜早已抱怨許久,關於他跟梅所在的這個碧海茶坊,因為當初是頂下前一個店主的店,而當時那個前屋主並沒有特別保養這間房子,也因此其實有許多地方,一遇到下雨的時候,總會漏水、或者部分地方也有裂痕。

雖然在他們師徒兩人的努力之下,店總算是稍微能用了,但是隨著使用的時間增長,原先修補的地方又開始露出了破綻,有些地方甚至就連李蘭陵這種不是天天待在店內的人,都能夠察覺到,也難怪衛梁夜會抱怨了。

「如果可以靠那個賺錢的話,搞不好還可以拿沉香來修建屋子……」

打斷了衛梁夜雙眼發亮的想像,梅苦笑了下:「梁夜,剛剛我有說、那個是已經失傳的複方茶啊。」

「夢幻之茶、夢幻之茶……」

聽完了梅的話,李蘭陵喃喃自語了起來。

「怎麼了嗎,蘭陵姑娘?」

「只是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可是我又想不起來,唔……不過,梅,你說的夢幻之茶,你是要拿那個來當作店裡的招牌嗎?」

「不是的,我需要那個茶的原因,是因為我有想要治好的人。他……」

「他?」

「不、沒什麼,現在有些晚了,要是再講下去的話,等下蘭陵姑娘妳就太晚回家囉?」梅歛起了剛剛的表情,露出了跟平常無異的笑容。

「啊!已經這麼晚了?」

看著梅了指窗外的月亮,她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間,外樓熙攘的人們已經少了許多。而這也代表著她在這裡已經叨擾了許久、更重要的是,太晚回去的話,也很難跟李江交代。雖然已經多到連她自己都很難數的清楚,自己究竟已經獨自跑到碧海茶坊有多少次了,但是這可不代表她就可以不向李江交代清楚、或者是就這麼夜歸。

有些慌張地,李蘭陵放下手中的茶杯:「那我就先回去吧,有時間我會再過來的。」

「──我送妳回去吧。」

跟著李蘭陵一同,梅站起了身。

「欸?跟平常一樣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了唷?」

雖然之前梅也都會問,不過每次李蘭陵都拒絕他了,因為其實從西市回到皇城並不是很遠的距離,而且要是讓梅送她的話,說不準就會不小心露出了馬腳來,因此李蘭陵從未讓梅送過。

「沒關係、就讓我送妳吧──不過,我只會送到西市的北面的門那邊、我記得妳平常都是從那邊離開的,這樣可以嗎?」

在李蘭陵顧慮到梅的行動之前,梅自己就已經提出了。

既然梅都說到這份上了,李蘭陵自然也就不再好意思拒絕,而是點頭:「那就不好意思了。」

「哪裡,是我自己要送妳的。」

梅看起來似乎相當地高興,在他快速地將東西收拾好、吩咐過衛梁夜之後,就走到了已經在門口等待的李蘭陵身邊:「那麼,我們走吧,蘭陵姑娘。」

走在街道上,已經很明顯地可以感受到那屬於晚秋的颯爽涼風,甚至還會讓人覺得有些冷冽。對照起白天延續夏天的炎熱,夜晚的秋天可以說是要來的極端許多。

李蘭陵不自覺地縮了起來,畢竟她是今天傍晚時分過來碧海茶坊的,從剛才為止又一直待在室內,也因此身上的單薄的衣服實在不怎麼夠用。

「哈啾!」

李蘭陵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實在穿的太薄了,明天的時候她一定要多穿個幾件了。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一件帶著暖意的外袍直接掛在了她的身上。

「穿著吧,要是得了風寒可就不好了。」

梅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袍子,語帶關心。比起說出那些話,他的行動總要來的比言語早上許多。

「嗯……」看著梅眼中的溫柔,她也不好意思就這麼跟他說沒關係。只是低下了頭,掩飾了自己的表情。

現在的她,臉一定很紅吧?

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兩頰上,浮出了些許的熱度。

李蘭陵拉了拉身上的袍子,那件純白的袍子上,全都是梅的氣味、混了點茶葉的清香、還有點木樨的香味。大概是平日那些收藏的茶葉的味道,全都染上了他們生活的一切吧?

聞著那個味道,李蘭陵就覺得十分放心──梅的氣味總有種讓人不由自主鬆下心來的感覺。

「梅,你剛才說的那個夢幻之茶,你是……想要用在誰的身上呢?」

「……一個對我來說相當重要的人。」

在月光之下,梅的側面看來有些像是雕像。或許是光影的錯覺的吧?李蘭陵總覺得梅講著這話的時候,眼神似乎是看向了很遙遠的地方:「而且,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到這裡的,因為只有在這裡,才能找到我要的。」

「這裡,你是指大唐?」

梅點頭繼續說道:「因為那個『夢幻之茶』,正是那個故事、那個關於公主的故事中,她從大唐所帶去那個西方小國的東西,而我就是為了尋找那個,才會來到這裡。」

「等等……你是說,那個故事……你是說那個嫁到西方的遙遠國家的那個公主的故事?」

「嗯,最後那個故事裡,不是有提到『夢幻之茶』的事情嗎?」

李蘭陵回想起在武鄂聽到的故事,她不記得曾經有聽到那名老人提到有關夢幻之茶的事情,但是……

「啊──!」

李蘭陵驚叫起來。

就像是天外飛來一筆的一樣,原本被掩埋的記憶逐漸明晰起來。

她終於想起來自己是在哪裡看到的。

不是在別的地方,就是在自己曾經讀過的書──茶史之上。

「梅!那個茶!我是說『夢幻之茶』,你找到了嗎?」李蘭陵高聲地叫著,惹來了幾個路人的注目之後,又像是沒事般地走開了。

因為她所想起來的事情,現在可以說是讓她興奮不已,她終於也有自己可以幫的上忙的地方了!

「……還沒,如果我找到的話,可能就不在這裡了。」梅有些無奈地笑著:「就算是到了現在,我也還沒聽過大唐裡,有任何關於夢幻之茶的消息。」

「那,明天你有空嗎?明天一大早?」

李蘭陵興奮到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甚至就連剛剛還覺得有些寒冷的風兒,現在吹拂在她身上,用來降溫都不夠。

「蘭陵姑娘?」

「梅,我終於想起來了,那個『夢幻之茶』的事情,我想起來了!我曾經在書上看到它最後的紀錄。」李蘭陵回想著茶史最後所提的事情,那僅僅只是用一行就帶過的內容,不過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行當中的唯一關鍵字:「如果順利的話,說不定就能找到『夢幻之茶』了!」

「咦?」

梅的臉上添上了名為驚訝的表情。

「我曾經在書上看過關於夢幻之茶的記載,書上說,它在西傳之前,曾經還在大唐境內的某一個地方出現過。」李蘭陵現在的腦海裡全都是當時看到的資料。

「早上的話……如果讓梁夜看店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梅沉思了下,得出了答案。

「那好,那明天早上辰時九刻的時候,你在西市的入口這邊等我好嗎?有些關於夢幻之茶的書籍,我希望能夠讓梅你看看。」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來到了西市的北面出入口。

「好,我知道了,辰時九刻對吧?」

「嗯,啊、還有,衣服我今天洗乾淨之後,明天再還給你吧。」李蘭陵指了指身上的白袍:「真的很謝謝你。」

「哪裡的事情,那麼、路上小心,明天見了。」梅笑了笑。

「嗯!明天見!」

李蘭陵揮揮手,與梅道別之後,便是一路用著愉悅的心情回到了皇城。

 

 

「妳今天回來的有些晚了。嗯?心情很好?」

聽到了李蘭陵甚至哼著不成曲的調子,帶著笑容,走到了李江的身邊。

「皇兄,有些事情想要拜託你。」李蘭陵笑盈盈地看著李江:「之前你不是有答應我,如果茶坊的人來了,你要穿普通的官服嗎?」

「怎麼?妳說的那個人要來了?」

「對啊,明天一早我會帶他來宮裡,就拜託皇兄你變裝了。」李蘭陵十分認真地看著李江:「如果皇兄你還是這副打扮出現的話,我就不再跟你說話了。」

「我怎麼敢呢?」

「對了,映淩哥,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情?」從房間的角落裡,柳映淩走了出來,臉上還帶著一絲絲的疲憊,跟平常那副遊刃有餘的模樣完全不同:「如果是在我能力所及的事情的話……」

邊說著這話的他,不知為何看向了李江,眼中甚至還帶著幾分的責怪。

「明天早上的時候,可以請你在含光門那邊等我們嗎?」

「可以,明天早上正好我沒有事情。」柳映淩點點頭。

李蘭陵的打算不是別的,正是希望利用柳映淩來帶他們入城。如果只有李蘭陵一人,自然只要拿令牌看看就好,但是明天是連梅都會一起出現,因此她沒有辦法就這麼拿出令牌來。

而且再說她也不可能請皇兄親自來接他們,因為被認出的風險實在太高了。

不想冒險,所以只好請柳映淩來幫忙。

「對了,皇兄……你可絕對不要明天出現在含光門喔。」李蘭陵再次鄭重地、認真地警告著李江。

「好、好。」李江隨意地揮了下手表示知道。

「那麼,我就先去休息了,映淩哥你們也早點休息喔。」李蘭陵最後看著李江:「皇兄,你明天早上絕對不可以出現喔,絕對。」

說完之後,李蘭陵才終於放心地離去。

「她說了三次呢?」柳映淩面無表情地看著李江:「三次。」

但是李江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是抬起頭、瞪了下柳映淩之後,又繼續挑燈夜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