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來啦!」

「我回來──蘭、蘭陵姑娘?」

梅嚇了一跳,沒想到他一打開門,直接對著他的不是一如往常歡迎他回來、肚子已經餓扁了的衛梁夜,而是李蘭陵。

「什麼啊、那個臉,這麼不歡迎我過來嗎?」李蘭陵鼓著腮幫子,似乎不太滿意他的反應。

「不、沒有、只是剛好在想事情而已。」梅放下背上所背著的竹籠:「妳怎麼來了?」

梅並不記得在今天之前,有收到任何關於李蘭陵要過來的消息,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自己太忙了,而漏看了信也說不定。畢竟最近因為紅花舖的店主、也就是來自於女孃村的杏華,總會時不時過來碧海茶坊、臨時擔任跑腿的也說不定。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客人都是衝著她來的了,一想到這裡,梅就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頭疼。有客人來茶坊是很好,但是如果是因為別的原因的話,他就覺得這樣的心情有些複雜了。

「想說剛好沒事情,就來你們這邊看看囉。」李蘭陵看著正收拾生財用具的衛梁夜:「結果來的時候梁夜說你們已經打烊了,問我要不要留下來吃飯這樣。所以……可以嗎?」

「原來如此,如果是蘭陵姑娘的話,當然歡迎啊。」梅露出了笑容,「反正我今天也有多買了些菜,剛好也夠我們三個人吃。」

「太好啦!」李蘭陵發出一聲歡呼。

看到那樣的李蘭陵,梅不禁有些愧疚,畢竟前一陣子她四處跟著她與自己和衛梁夜這樣到處跑。那一陣子的他們,遇到了許多令人頭疼和棘手的問題,甚至最後自己還給他們造成了麻煩,想來就有些抱歉。

那時候,他所看到的李蘭陵,盡是露出了擔心的表情,表情也不如現在那般活潑。平時在碧海茶坊的她,總是綻放著笑容,開心地跟衛梁夜有說有笑、或者該說是一搭一唱地。但是,在他們前往武鄂的那段期間裡,卻鮮見她這樣的表情。

甚至,還讓她哭了……

那天晚上,在他終於恢復記憶、解決了所有的事情之後,與他一同坐在馬上的李蘭陵,哭了。背對著的她,小小的肩膀不停地抽搐著,極力壓抑的哭泣聲,看著那樣的李蘭陵,就連他自己都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忍不住抱住了她。

他不想要、看到她那樣哭泣著。哭泣的表情並不適合她,而是像現在這個樣子,快樂地笑著的表情比較適合她,有時候帶了點調皮的感覺,這才是他所知道的李蘭陵。

「怎麼了啊?梅你從剛剛就一直在發呆耶?」

站在他旁邊,一起幫忙著的李蘭陵,忽然湊了過來。

梅這時才發現到,自己正在切著青菜的手早已停了下來。

「……真的呢,我都沒注意到。」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

「你是不是太累了?我有聽梁夜說,你們最近的客人好像很多?」

李蘭陵乾脆地接過梅手中的菜刀,直接切起菜來,工作被搶走的梅,只好到一旁去看湯煮好了沒。

原本剛認識的時候,李蘭陵甚至連菜刀都不會拿,不過最近她已經可以用的很好了,甚至就連簡單的料理,在他跟衛梁夜的教導之下,也漸漸地會做了。若不是因為早先他提議讓李蘭陵留下來吃飯、甚至對方又積極地想要幫忙他,結果把廚房內搞成了一團焦炭的話,也不會讓她這樣接觸菜刀的。

李蘭陵似乎通曉許多的事情,像是詩詞、歷史等等,但是偶爾又會像這樣一竅不通,從她的談吐看來,似乎也受過良好的教育。從這點看來,梅推測著李蘭陵似乎應該是哪戶人家的大家閨秀,但是偏偏對方又會像這樣三不五時地就獨自跑出來遊玩,又似乎跟閨秀沾不上半點關係。

他從未聽過李蘭陵提及關於任何家庭背景的話題過,甚至會刻意跳過這個部份。雖然沒有辦法從李蘭陵那兒直接瞭解到,但是關於她的家人,李蘭陵偶爾還是會說說的。

相較起李蘭陵,他自己卻是近乎什麼都沒有說過──關於家庭的部份。

「這些切完就好了嗎?」

「嗯,這樣就可以了。可以麻煩妳幫我拿一下放在櫃子上的老薑嗎?」

「好。」說完,李蘭陵轉過身、向著廚櫃上取下了放在那兒的老薑。

「師父──!什麼時候才可以吃飯啊?」

外頭傳來了衛梁夜大聲的詢問,還有那毫不客氣的震天空響聲。

「就快好了。」

梅用著碟子淺嚐了下味道,放了一小撮鹽之後、便拿出了碗,將湯盛入了碗裡。至於其他已經煮好的菜餚,則是已經由李蘭陵先行端了出去。

待他們將湯端出去的時候,衛梁夜已經忍不住先偷扒了幾口飯了。

「那麼我開動了!嗯、好吃!」李蘭陵開心地挾著菜,十分滿足地吃著。

「啊、蘭陵姐,幫我拿獅子頭。」衛梁夜碗裡的菜都還未吃完,就已經死巴巴地盯著一旁的獅子頭了。

「梁夜,先把菜吃完。」梅用筷子指了下他的碗。

這樣的日子對梅來說真的很普通,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偶爾這裡出現李蘭陵一起用餐的畫面也變成了日常的寫照。

原本只是覺得多了一個人用餐,其實就跟兩個人用餐差不了多少,但是漸漸地、這個樣子熱鬧的景象,也讓梅覺得飯似乎變得更加好吃了。餐桌上偶爾也會出現兩個人所不會冒出的話題,能夠認識李蘭陵,他真的覺得是一件相當慶幸的事情。甚至偶爾也會浮現出,如果能夠讓她也吃到這樣好吃的東西就好了之類的想法。雖然事後梅總會覺得自己的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可是想想似乎有時候也會想要把好東西分給衛梁夜……或許就跟那個一樣吧?

雖然說不太上來、可是心底又總覺得好像哪邊不太一樣。

而且,除此之外,他也很在意一些細瑣的事情。

 

「我是不會讓給你的。」

那個男人是這樣子地說著。

那個有著一頭微鬈的頭髮、臉上笑容總帶著玩世不恭的男人。

打從他第一次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就沒有什麼好感。之後接連幾次也是在出乎意料的時機點遇上,至今為止的三次,都沒有洗刷過梅對他的印象。

──那個叫做「雷袁鴆」的男人。

第一次是他剛認識李蘭陵沒多久、她差點被馬車給撞上的時候。

第二次則是在酒樓,那時候隔壁包廂的混亂。

第三次則是前幾天……

那天,他原以為來到店裡的,就只有李蘭陵一人而已,完全沒想到,那個男人也跟著出現,甚至還說出自己與李蘭陵是舊識的事情。

他從一開始就對那個男人沒有好感,在他看到那個男人吻著李蘭陵的手心時,他甚至從心底升起了一股惱怒感。在自己察覺之前,手就已經將李蘭陵的手從那男人手中給抽走了。

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會如此生氣。就是單純地覺得那樣的畫面讓他不太高興而已、而且當下李蘭陵也的確露出了困擾的表情──或許那就是理由吧?

那時候的梅是這樣子想著的。

就算他跟李蘭陵提醒著關於那個男人的事情,李蘭陵也像是在掩飾些什麼、笑笑地帶過。

最後在他們要離去的時候,就連那個男人也是一同跟著李蘭陵離去,甚至在離去之前,那個男人不知為何,還跟他說了那些話。

「我是不會讓給你的。」

雷袁鴆向他走了過來,只是單單地說了這句話而已、壓低著聲音,聲音裡帶著些許的警告。

「你不會讓給我什麼?」梅冷冷地回了他:「我不記得我有在跟你爭些什麼。」

而且梅也不記得自己跟這個叫做雷袁鴆的男人,有說熟識到哪而去,甚至只能說用一面之緣來形容而已。

「呵……」

對方沒有回應,只是揚著唇笑了下後,便轉身離去了。

不過雷袁鴆的那句話,卻像是投進池中的小石子,不斷地出現漣漪、一陣一陣地擴散著。

 

「……梅、梅──!」

「呃?」梅眨了眨眼,才發現這時候李蘭陵跟衛梁夜都直盯著他瞧。

「是不是太累了?」李蘭陵擔心地看著他,「真的沒事嗎?從剛剛梅你就一直發呆耶?」

「哈、哈哈……對了,你們剛剛在說什麼?」

乾笑著地蒙混過去,梅可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剛剛在想些什麼,那些事情由他自己說出來,怎麼聽怎麼奇怪。

他印象中在自己陷入沉思的時候,他們兩人好像講到了什麼故事的事情,可是那時候也只是依稀飄進了耳裡而已,實際上他們再說什麼,梅卻是一個字都沒注意到。

「真是的、你果然沒有在聽。」李蘭陵早已吃完飯,放下了碗筷:「我說,我已經看過了之前我們在武鄂的時候聽到的那個故事。」

「那個故事……啊啊、妳是說那個關於公主的故事?」梅將僅剩的飯菜全部處裡完之後,便將碗筷陸陸續續地收回廚房。在廚房待了好一會兒,才又走了出來。

「嗯。不過我看到的故事,既不是那個公主最後的悲傷結局,也不是梅你說過的結局,可是──啊、謝謝。」

李蘭陵接過梅所遞來的茶杯。杯中那濃厚到近乎有些刺鼻的氣味,直衝而上,不過卻不會令人討厭。

「這是……」

「女兒環。」梅趁著這次的機會,終於將女兒環給拿了出來:「我們約好了不是嗎?」

從那時候拿到這種茶葉開始,他就還不曾打開來過,直到今天才是第一次泡了這種茶葉。

原本是有如女性耳環般的可愛茶葉,在注入熱水之後,便逐漸地伸展開來了。

「好好喝,還有甜甜的香氣,這個是茉莉對吧?」

面對李蘭陵的疑問,梅點了點頭。

「師父我還要!」衛梁夜早已將杯中的茶湯飲盡。

「好。」梅替衛梁夜添了茶水:「女兒環就是將綠茶跟脫了水的鮮花一同揉製的,所以不一定只有茉莉而已,有時候也是別的花混在一起的。」

「原來是這樣,不過像這種花茶,應該就不能久存了吧?」李蘭陵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正如李蘭陵所說的,花草茶的確不能久放。因為花草茶的味道會隨著時間散發掉,因此在保存上就必須特別注意,喝的時候也必須趁著味道還在的時候品嚐。

「是啊,不過每年那一帶都會有新茶出現,如果要喝的時候,可以再過去購買就好了。」梅放下茶壺:「對了,蘭陵姑娘妳剛剛要說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