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各自的日常】

 

熙熙攘攘、人聲鼎沸,這裡是大唐的國都、長安。也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城,各國的人們爭先恐後地來到這個城市開開眼界,因此這個國家的豐足富裕也是依靠著這些外來的貿易日月累積而成的。

在這個城市裡,不論是哪個角落,總能看見來自四面八方的異邦人。

在長安城內的東市以及西市是其商業最為繁盛的地區,兩市所販售的物品各自不同、所擁有的客群當然也就不盡相同。其中又以西市最受商賈受歡迎,因為各式各樣的玩意兒都會流入於此,僅僅只是販售一樣最簡單不過的清粥小菜,也會因為人流而賺進了大把銀子,這就是西市。

不過,這樣熱鬧的長安、西市,現在卻在眾人眼目所不及的地方,飄散出了些許危險的味道、以及風雨欲來的感覺……

「他還真會使喚人……」

柳映淩稍稍活動了下肩膀,接連不斷地處裡事情,就算他的體力比一般人要來得稍微好些,也會吃不消的。

柳映淩口中的「他」指的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那位現在坐在皇城內、正等著他回去報告的李江。一下子要他做這個,一下子又要他奔到別的地方去,他還真當他是萬能來著。原本就不是做這些事情的職務,結果老是因為柳映淩「原本」的正職之下所擁有的人脈,而把他這樣當眼線使用。

不過就是因為自己這樣辛勤地四處奔波,才會這麼早就發現了現下的麻煩事,早在之前李江就已經嗅到了不對勁的開端,也因此近乎所有的事情早早就在他的掌握之下。

他對李江這個人可以說是熟到不能再熟了,他知道他不會這麼快就將自己所掌握的事情全盤托出、永遠都是一步一步慢慢地將計畫展開,直到關鍵時刻才說出最重要的部份。

跟在他身邊這麼久的時間了,有時候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李江究竟在想些什麼,不過至少以現在的情形來說,他相信李江必定有自己的打算。

但是在那之前……

柳映淩看著那些倒在他周圍的胡人們,就像他一樣,有著異色的眼瞳跟髮色。不過,他可不會手上留情,因為要是留情的話,只會讓他之後更難行動而已。

柳映淩將那些胡人綁起來之後,就喝令著跟他一同前來的部下們、將那些胡人給帶走了,僅留下地上散落一地的商賈用具跟售品,那些全都是這些偽商人、實則混進這個長安城的人們所帶來的東西。

事實上,就連現在跟著他一起行動的部下們,原本都不該是做這些事情的人。本應該是處理朝內百官不法、巡查諸道的他們,現在卻跟著自己一起來做這些事情,想來柳映淩就有些對不起這些跟隨自己多年的部下們。

「你們查到的還有幾個?」柳映淩轉向身旁已經將事情處裡完畢的部下。

「是的,就我們所知,還有將近二十個左右。而且……」部下的眉頭皺了皺,「還在繼續增加中。」

「二十個……嗎?」

光是剛才打倒的人,就大概有將近十來個了。柳映淩嘆了一口氣,看樣子最近想要休息一下是沒可能的了,而且再加上對方說不準已經發現許多手下陸續消失了、警覺性也有可能隨之增高。

「走吧,我們先回去吧、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要處裡。」

「是的,柳大人。」

 

 

「吶、吶,聽說了嗎,最近好像又開了一家新的店呢。」

「哎呀,真的嗎?該不會又是胡商開的吧?」

「是啊。聽說賣了不少沒見過的玩意兒,受歡迎的很呢。不過……」婦人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妳不覺得最近好像咱們這裡的胡商變得有些多了嗎?」

「不是本來就很多了嗎?」

就如同黃衣婦人所說,在西市之中放眼望去全都是胡商所開的店。在西市裡可以說是聚集了大量的胡商,反而是本地人的店相較之下還少了些。這也難怪,因為西市距離通往西域的城門較近,因此佔了地利之便、再加上西市的周邊也居住了許多的異邦人,因此這裡聚集的胡商總是最多的。

但,藍衣的婦人卻是搖搖頭:「不是、是沒見過的商販變多了,很多都是之前沒看過的啊。」

「啊……有有有!我有這種感覺!那天我想去買個藥材,結果就看到藥鋪旁新來了個沒看過的攤販,隔個幾天我再去補拿另外一種藥材的時候,又出現了個新舖子。」

「是嘛、我也是這樣,所以才覺得有些奇怪。」藍衣婦人嘆了一口氣:「店家變多,我們當然是很高興啦,只是感覺一堆沒看過的人跟店家都陸陸續續出現,好像不再是我們原本知道的西市了一樣。」

「是妳多心了啦。」

黃衣婦人跟著藍衣婦人笑笑地揮著手,兩人又一邊聊著其他的話題,一邊離去了。

 

「謝謝啦,小哥。」

而站在一旁,剛剛好買完晚餐用食材、接過小販找零的梅,抬起了頭,看著已然走遠了的婦人們。

正如婦人們所說,他也察覺到了。自從他們從武鄂回來之後,這陣子西市、應該說是長安城裡的胡人們很明顯地變多了,而且都是些操著些許鄉音的胡人。跟他們這些已經在長安待上好一段時間、鄉音已經不甚明顯的胡人完全不同。

以前這種的胡人並不會那麼多,因為經常往返長安的商人們,通常漢語都會說的相當流利、腔調也比較不會那麼重。

而且那些胡人很明顯就不是他所熟悉的族群,甚至有時候他會看到那些胡人對於前來向自己購買東西的客人們,有著明顯的不耐煩。

就是因為梅曾經看過,所以他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

而現在不只是他,就連普通人都察覺到了這件事情,不過與他不同的是,一般人只當是忽然增加了一些商賈而已。在他看來,那些商人就像是在找什麼一樣,他對那個景象已經十分熟悉了,過去也曾經看過了許多次。

這個,才是他所擔心的,那個一直種在他心裡,存在已久的陰影。

好不容易他才到達了這裡、最有可能完成他的願望的地方,他還沒有達成自己所期望的事情,他是不可能走的。

若是離開了這裡,就有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再回來了,因為這也代表著他的「願望」永遠都不可能再實現了。就算接下來要繼續的逃,他還能逃到哪裡去呢?

一想到這裡,梅的心情又沉了下來,就連走回茶坊的腳步也變的沉重許多。

黃昏的夕陽,將他的影子慢慢地拉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