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李蘭陵跟衛梁夜,就是與這名叫做杏華的女子以及名為彤黛的婦女,分別共乘一匹馬。一路上杏華不斷地與她聊天,倒也不像什麼壞人,只是對她來說,剛剛對她跟對待衛梁夜的差別待遇,很是讓她在意。

杏華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非得要給衛梁夜蒙上眼布不可,直到李蘭陵自己終於按耐不住好奇心、主動開口之後,才由跟在他們後頭的彤黛開口解釋。

「我們的村子,叫做女孃村,而我們的村子自古以來,就一直有些傳承下來的規定。而那個規定,是絕對不可以打破的。」

「規定?」李蘭陵不解、這個規定跟蒙眼有什麼關係,既然要蒙的話,那照理來說,她對那個村子也是外人,也應該要蒙上眼睛才對的。

「是的,女孃村──在我們村子裡,並不存在男性。因此當有外來的男性要進入村子時,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他們知道我們村子的位置的。」彤黛繼續說道:「但是因為姑娘妳身為女子,因此我們不需要蒙上妳的眼睛。」

「欸?所以妳們村子裡全部的人都是女人?」

「對呀,小蘭陵長的這麼可愛,一定會在我們村子裡受到歡迎喔。」杏華回過頭,對著李蘭陵眨眨眼:「如果小蘭陵要留在我們村子的話,也沒問題唷。要是小蘭陵妳真的留在我們村子的話,我一定會想要每天都獨佔妳呢……」

李蘭陵忽然覺得背脊爬過一陣惡寒,對她來說就像是草食動物碰上了肉食動物的那般危機感。剛剛的話,這個叫做杏華的女孩子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因為她看見了她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

「咳……杏華大人,您就快成婚了。」

在他們後頭的彤黛輕咳了一聲,制止了杏華的妄想。

「啊、對喔,這樣的話我就不能獨佔小蘭陵了。抱歉吶,小蘭陵,等我過一段時間再來多陪妳吧。」杏華輕吐著舌頭。

李蘭陵自動忽略過剛剛疑似是危險發言的部份,她有些驚訝地問著:「所以妳要結婚了?」

對她來說,前不久才參加過婚禮,也就是崔少通的姊姊「崔玲」的婚禮,那時候婚禮的熱鬧景象讓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那也是她第一次參加了平民的婚禮。與皇族的出嫁迎娶不同,雖然少了大排場的華麗,但卻相當的熱鬧自在。而且參加的每一個人,也都是真誠地為著新人而祝福,而不像皇族那般……並不是自願才這麼做的。

她不禁想起了記憶中的往事。

那時候,她看到的是雖然臉上帶笑,但卻是淚流滿面的皇姊。直到後來,她才知道她的眼淚是為了什麼而流。

雖然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後了。

 

「對啊,說結婚,不過也是這幾天才決定的。」杏華臉上浮上了紅暈,「對了對了,剛好後天我就要結婚了,小蘭陵妳也可以一起參加喔。」

「可以嗎?」一想到之前參加過的婚宴,李蘭陵不禁有些興奮:「欸?可是剛剛妳們不是說,妳們的村子都是女人嗎?」

「對啊,都是女人沒錯。不過,我這次要娶的對象,不是我們村子裡面的人,是外頭來的男人。」杏華有些陶醉地看著遠方:「對、我從來就沒有看過那麼完美的對象,不管是長相也好、個性也好,談吐也是,一切的一切都很棒,此時不娶、更待何時!」

從剛剛到現在,杏華說的並不是「嫁」,而是「娶」,這令李蘭陵有些疑惑。她不明白為什麼杏華說的是娶,而不是嫁。不是應該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嗎?

還是說,這也是女孃村那裡的傳統?

就像是剛才她們所說的,那個村子裡並沒有男人在的原因?

李蘭陵有些混亂,這還是她第一次碰到有這麼奇特風俗的地方,就連在書上都不曾讀過關於這種風俗的事情。

「那、妳要娶的對象,妳是怎麼認識他的呢?而且娶……所以是由杏華妳來娶他嗎?」

「對呀,是我來娶啊。啊、難不成外面真的跟『他』說的一樣,都是女人嫁給男人?那樣也太奇怪了吧?」

「咦?他?」

「就是我要娶的那個人啊,他跟我說外面的世界都是男人迎娶女人、女人嫁給男人這樣。可是那樣實在太奇怪了,還是女人娶男人要來的正常的多。」杏華歪著頭想了下,「不過要說我怎麼認識他的……嗯……應該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禮物?」

「就,這樣──就出現在我面前了。」

杏華比劃了一下,不過李蘭陵還是搞不懂她想要表達什麼。

「嗯、總之,等妳看到他的,妳一定也會覺得她會是個好媳婦的,小蘭陵。」杏華眨眨眼,拍著胸脯保證。

「嗯。」

李蘭陵也只能這樣回答了,等到她回去之後,她一定要跟皇兄說說,原來在大唐裡還有這麼一個風俗奇特的村子。

「啊、小蘭陵妳看妳看,我們的村子就在前面囉。」

順著杏華所比的方向一看,果然見到了許多正在村口等待著的女人們,而那些女人們就像是剛剛拋下手上的工作,特地前來迎接似的。因為他們手上都還拎著些農作用具、或者是庖丁等等的物品。如果不是因為她們臉上的表情各個堆滿了笑容,李蘭陵還真以為杏華是被眾人集體怨恨,才會在村口堵人。

「我回來了──!」

杏華讓坐在後頭的李蘭陵先下來之後,自己也跟著躍下馬。

「您回來啦!杏華大人!」

「杏華大人!」

「歡迎回來,杏華大人!這是我幫您編的花環!」

不只是上了年紀的婦人,就連還不及她們腰部高的小孩,也全都一蹦一跳地跑到了杏華的跟前。杏華低下頭,讓小女孩替她將花環給戴上。

「哇、謝謝妳啊,樂樂!」杏華在小女孩的頭上友好地拍了拍。

「只要杏華大人開心,樂樂就很開心了!」用著稚嫩的聲音,小女孩是真的發自內心地這麼說著,這點不管是誰都看的出來。

看著杏華受歡迎的樣子,李蘭陵忍不住轉頭問著站在一旁的彤黛,而對方現在已經將衛梁夜的蒙眼布給取下。

「那個,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歡迎她呢?是因為人緣比較好,還是……」

「人緣好……呵呵,那應該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吧。」彤黛溫和地笑著:「不只是人緣好而已,杏華大人同時也是這個女孃村裡,最重要的人物。」

「最重要的人物?」

「是的,杏華大人是我們村子裡的司祭,村子裡的所有祭典、事情,都是要由杏華大人來決定的,杏華大人可以說是肩負著管理這個女孃村所有事情的、最尊貴的人。」彤黛恭敬地說著。

的確,正如彤黛所說,那群出來歡迎、迎接杏華的人們,除了高興之外,臉上也參著幾許尊敬的表情,甚至帶了些崇拜。

「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杏華對著一旁的女人隨口問道。

「啊、沒有,一切就跟您出去的時候一模一樣。」

「那就好,對了,我來介紹一下……」杏華走上前,拉過了李蘭陵:「她是小蘭陵唷,是我剛剛帶回來的,然後那邊那個……好像叫做梁夜的樣子。」

好嚴重的差別待遇。李蘭陵無奈地在心裡苦笑著,不過她也看到衛梁夜鼓著頰子不滿的樣子。

「對了,我來帶你們看看村內吧。」有些得意地,杏華雙手插腰:「小蘭陵,就讓我帶妳認識我們村子吧,至於那邊那個……彤黛,就交給妳了。」

「是。」

在應答後,彤黛就帶著衛梁夜去參觀村內的其他地方了。看著杏華一臉用去去的表情看著衛梁夜,李蘭陵開始為衛梁夜感到可憐了。

「那我們走吧,小蘭陵。」

「喔、噢,好。」

果然就如杏華她們所說的,在這個村子裡,放眼望去全都是女人。不管是小孩也好,或者大人也罷,清一色全都是女性,沒有任何一位男性。而且不管是房屋,還是器具,都雕上了許多的花紋,像是要突顯出這是一個僅有女性所居住的村子一般,每一樣物品都充滿了細膩、纖細的雕飾。

「這裡是我們用來祭祀的地方,那邊是大家用來浣衣的水道。」杏華詳細地解釋著。

在這個村子裡,雖然全都是女性,但是似乎還是有所分別。像是杏華這樣貌美可愛的女孩子,不論年齡,通常都是司掌一些村中重要事務的職位,或者是待在家中,無須做事、養尊處優的一家之主。相反地,一些看來較為普通、甚至粗獷味十足的女性,則是負責一些粗活。

依據長相、外觀來決定地位的高低,這似乎就是女孃村的傳統規則。而從剛才看到現在,在這個村中,的確也沒有人比杏華要來的更漂亮。也難怪杏華會擔任著這個村中最重要的角色,不過從她跟村人們的對話,李蘭陵也覺得她並不只是長相而已,同時也有優秀的思考判斷能力。

李蘭陵終於明白,為什麼明明比一堆人要來的年輕的杏華,可以身兼重責了。

「這個村子,有很多很棒的設施呢。」李蘭陵看著一些引來灌溉的管道跟生活用水,巧妙地使用了高低差,而讓水從高處流向了村內的各個地方。除此之外,以及一些在農作上的特殊用具,也是李蘭陵所不知道的。

「是吧、啊,那個可是前代司祭發明的,很厲害吧?」嘿嘿地笑著的杏華,真的是以身為這個村子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

「不、不好了啦──蘭陵姐──!」

就在李蘭陵跟著杏華四處在村中繞繞的時候,忽然間,衛梁夜的聲音從遠方響徹了整個女孃村,接著就看到他人滿臉鐵青地朝著她衝了過來。

「不好了、蘭陵姐!」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被衛梁夜這麼一叫,就連李蘭陵都緊張了起來。

「不好了,我、我──」

就在衛梁夜正要說話時,卻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原來妳在這裡,杏華。聽說妳回來了,我可是到處在找你呢。」

那聲音溫柔到、宛如春風般地吹進了李蘭陵的心中。她對那個聲音相當的熟悉。

「抱歉、抱歉。」杏華走上前,用力地抱住了對方:「因為我正好在帶人看看我們村子嘛。」

「有客人?」

「是啊,我給你介紹一下。」杏華側身、向著那人比著李蘭陵:「這是蘭陵、那邊那個是梁夜,他們是我剛剛在山下的溪谷找到的。」

「溪谷……那邊不是有很多盜賊嗎?」那人有些擔憂地望向李蘭陵他們:「她們竟然可以平安無事呢。」

「哼哼,這都是多虧了我啊!我找到他們的時候,剛剛好小蘭陵正要被那群討厭的傢夥們帶走呢。」

「呵呵。」那人輕笑著,就像是往常對待李蘭陵一樣,輕輕地、柔柔地撫摸著杏華的頭。

「啊,對了,小蘭陵,我還沒跟你介紹他呢。」杏華挽著那人的手臂:「這位是『梅』,就是我剛才跟你說,要跟我成親的那個好對象唷!」

的確、就跟杏華說的一樣,她所挽著手的那個青年,確確實實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對象,既溫柔、又可靠,不管在怎麼樣的情況之下,他總是能夠保持冷靜、然後露出笑容,對她說著:「沒關係、沒問題的。」

還擁有能夠為她泡出一杯好茶的那雙、令人感到神奇的手,但是她更喜歡的是那雙手在她的頭上輕拍時的觸感。

青年穿著一身的白衣、有著修長的手指,還有那頭如朝陽般的淡金色髮絲。他露出了淺淺的微笑,用著最熟悉的聲音、最熟悉的語氣,但卻是說出最陌生的語句:「初次見面,蘭陵。」

不是她所熟悉的蘭陵姑娘,而是單單的兩個字:「蘭陵」。

蘭陵?初次見面?

她所知道的梅,從來沒有那個樣子叫過她。

永遠都是帶了那麼點拘謹的叫法,但卻又會對她展露真實的笑容。

但是,她眼前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一直在找的人。

「梅……」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喊出了那個名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