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兩天左右,他們還是沒有找到梅的任何影子。途中也沒有遇到任何的人,就只有他們兩人在溪邊持續地移動著。晚上,兩人也是早早就休息了,終於,這樣的情況迎來了第三天。

終於迎來了第三天,就算是李蘭陵,也有點快要撐不下去了。不只是身體上的,以及心理上、在這三天裡,他們沒有發現任何的一絲線索、更別提人影了。在兩人收拾好東西、也讓馬兒自己餵足了草糧跟水之後,兩人騎上馬,又繼續沿著溪畔前進。

原本還以為今天可能又是這樣毫無目的地前進的兩人,終於在這時候出現了轉機。在兩人出發之後沒多久,就發現了有個不屬於石灘上的「物品」。

「蘭陵姐,那個是──」眼力好得很的衛梁夜,一下子就看到了那躺在溪旁、看來有些眼熟的東西。

「梁夜,你在這邊等著,我過去看看。」

李蘭陵躍下馬,慢慢地走向了溪畔。走近之後才發現,那躺在一旁的東西,不正是那天她與衛梁夜還有梅一同披著的油布衣嗎?再仔細一瞧,還有其他眼熟的物品也全都散落一旁,那些全都是梅的行囊中所帶著的東西。

──也就是說,這些物品的主人,極有可能就在這附近。

一想到這裡,李蘭陵又再度燃起了信心,既然能夠找到物品的話,那就代表找到人也是遲早的事情了。

就在這時候,帶了些哀怨,衛梁夜的聲音從李蘭陵的背後傳來。

「蘭陵姐……救我……」

李蘭陵才一回頭,就看到衛梁夜雙手被人反箝,動彈不得。

──什麼時候出現的?李蘭陵驚愕地看著那些很明顯就是盜賊打扮的男人們。

早在李蘭陵下馬查看梅所遺落的物品時,衛梁夜就已經被那群尾隨著他們的盜賊們給抓了起來,因為李蘭陵距離衛梁夜稍微有些距離,也難怪李蘭陵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察覺到。

「梁夜!」

李蘭陵看著已經被陌生男人給抓著的衛梁夜,而且對方一邊拿著小刀把玩著,一邊令手下去翻找李蘭陵那些掛在馬兒身上的行囊。

「噢、別動喔,小姑娘。妳要是過來的話,這個小鬼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那個疑似是首領的男人,用下巴比了下手上的衛梁夜。而就在這段時間裡,李蘭陵跟衛梁夜行囊中的財物也漸漸被那群盜賊給拿個精光。

不只是值錢的東西而已,也包括了那些李蘭陵他們這幾天來,賴以維生的乾糧。

「頭兒、東西全都到手了。」獐頭鼠目的男人恭敬地向著首領報告著。

「好、拿條繩子過來。」

說完之後,就有人立刻拿了條繩子奉到那個男人手上,轉眼之間,他就用繩子將衛梁夜給綁了起來、丟到一旁。

「去把馬給我牽走、順便把那個女人給我抓過來。」

那個男人吩咐完之後,就跨上馬,頭也不回的離開。

「欸?」李蘭陵看著那些逐漸朝著她逼近的盜賊們。

之前她就已經被山賊──也就是崔少通他們給抓走過一次了,不過那時候、他們那些山賊……不,應該稱作「假山賊」的人們,其實不過就是群良民而已,會這樣成為山賊,也不過是情勢所迫。而且後來李蘭陵他們也幫助他們解決了問題,讓他們下山、恢復了原本的生活。

可是現在出現在李蘭陵他們面前的男人們並不是那樣的存在,而是貨真價實的盜賊。

就是這種時候,保護她的那些護衛們才應該要出手不是嗎!

李蘭陵在心裡大叫著,可是左看又看就是不見那些護衛們的影子。

好吧、其實就連她自己也沒有看過,頂多就之前看到柳映淩出現而已。而且說實在話,她也不希望就在這裡曝露了她的身分,如果她大喊、請求他們出現的話,他們絕對會出現的。可是那也代表著衛梁夜就會知道她的身分。

──那樣的情況、她絕對不要!

「不、不要過來!」

李蘭陵隨手抓起鵝卵石,猛地就是往那群一邊嘿嘿嘿一邊靠近她的男人們砸。而在突如其來的動作下,倒也有幾個盜賊就這樣被她打到弱處,痛得跪了下來。

「蘭陵姐!」

「可惡、這個臭女人。」其中一個男人用手遮著臉,直接衝到了李蘭陵的面前:「給我安分點!」

「不要!」

李蘭陵掙紮著,她狠狠地張口咬下那個抓住她的男人的手臂。

「妳這──」

男人緊揪住李蘭陵的頭髮。

 

「哼!幾個小男人欺負一個大女人,你們眼裡還有沒有規矩啊?」

 

嗯?小男人、大女人?李蘭陵睜開緊閉的眼睛,卻發現不知何時,抓著她的那個力道已然消失、而且那個男人早已翻著白眼、暈死一旁。

「沒事吧?」颯爽地撥了下俏麗的短髮,那個一腳踩在倒在李蘭陵身旁的男人身上、一邊持著長棍的女孩,友好地朝著她伸出手。

但是李蘭陵卻只是發著愣,她完全沒注意到,這個女孩究竟是什麼時候出現在她的附近的。

而且這個女孩的臉──

「哎呀?難不成我打錯人了嗎?難道他們是妳的夥伴?」

女孩指向了在李蘭陵面前的那排盜賊,而他們也是一臉的驚訝、就跟李蘭陵一樣,不知道那個女孩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李蘭陵用力的搖搖頭:「除了那邊那個綠色衣服的少年以外,其他都不是。」

「唷喔、那我知道了!」

女孩露出了調皮的笑容,揮舞了著手中的長棍,衝到了那群盜賊的面前。長棍在她三兩下的耍弄下,就將最靠近她的盜賊給擱倒。與纖細的手腕不同,使起長棍來,彷若長棍就是她手臂一部份般一樣自然。

「蘭陵姐,妳沒事吧?」在抓著衛梁夜的盜賊也被那女孩打倒之後,衛梁夜趕緊起身跑向癱坐在一旁的李蘭陵。

「我沒事,梁夜你呢?」李蘭陵趕緊替衛梁夜鬆綁。

「我沒事,可是剛剛那個女孩子……蘭陵姐,妳認識她嗎?」

李蘭陵搖頭,她也是第一次看到那個女孩子。可是那個女孩子的臉,卻讓她相當地熟悉,對、輪廓有些像是……

 

只見那個逐一漸漸將所有盜賊打倒的女孩子──靈活的肢體動作、只用了最小限度的動作就閃過了盜賊的刀劍,然後再用長棍直接猛擊。

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將所有的盜賊給解決掉了,還將他們綁了起來、順帶搜刮他們的錢包。

「怎麼、你們也想要?」那個女孩子緊緊抱著那些在她懷中的錢包們:「就、就算你們想要,我也不會讓給你們的喔!」

似乎是因為李蘭陵他們一直盯著女孩子的動作,所以才被對方誤以為他們也是要搶她的搜刮來的錢包了吧。

「啊、不是的……那個,謝謝妳。」李蘭陵朝著女孩道謝,雖然不知道她是何方神聖,但是的確在李蘭陵最危機的時候,是她救了自己。

「哪裡、女人幫助女人本來就是應該的,再說……」女孩踢了踢被綁著的盜賊們:「男人想欺負我們女人,還早了一百年呢!」

「對了,妳們是從哪來的?這一帶常常有盜賊的啊,真虧你們可以這樣大剌剌的晃來這一帶呢。」女孩有些好奇地看著兩人:「我叫做杏華,妳們呢──啊!」

杏華突然指著李蘭陵叫了起來。

「蘭陵。」李蘭陵比了下身旁的衛梁夜:「他叫做梁夜。怎、怎麼了嗎?」

杏華慢慢地走上前,靠在李蘭陵的臉邊仔細地看呀看的,從左臉看到右臉,又從上邊看到下邊,然後摸著下巴:「嗯、有點像呢……」

原來不只是李蘭陵有這種感覺而已,在杏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看來對方也察覺到了。

眼前的這個女孩子,與李蘭陵的容貌有些相似,雖然細看不太一樣,但是那種神韻跟輪廓是真的有些相像的。

在看夠了之後,杏華稍微退開了些。

「喔、請多指教啊、小蘭陵!」杏華爽朗地笑著:「下次可別在這邊亂晃喔,雖然現在是個和平的時代,不過可不是每個人都是好人唷,啊、當然我自己一定是好人啦,哈哈哈!」

「啊……是、是的。」有些尷尬地、除了這句,李蘭陵著實也想不出來要回答對方些什麼。而且對初次見面的人加個小字,李蘭陵還是第一次遇到。

「對啦,妳們還沒跟我說你們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呢?」杏華將長棍收到了背後。

「我們正在找人。」衛梁夜代替了李蘭陵回答。

「嗯──是喔……」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剛開始杏華就完全沒有看過衛梁夜一眼,除了最初救他的時候,曾經瞥過他一眼以外,就再也沒有看過他了。就連現在、在衛梁夜回答了她的話之後,也是愛理不理的。

陷入了短暫的尷尬沉默,再次打破這個沉默的,正是李蘭陵。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杏華對於衛梁夜根本毫無興趣、甚至是無視的狀況,但是既然眼前出現個人、而且似乎還是對這一帶相當瞭解的人,那麼收集必要的情報,就是李蘭陵他們現在該做的事情。

「那個、請問一下妳知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城鎮或是村落呢?」

如果梅的東西在這裡、再加上又沒看到人在這附近的話,有可能已經到了附近的村落去也說不定。再說,她跟衛梁夜也需要到城鎮裡面去補充必需品才行,這幾天的野宿,讓他們已經耗了不少的乾糧,原本跟梅在一起旅行的時候,他們需要野宿的機會相當的少,因為大多時候梅總是會帶著他們走到附近的城鎮休息過夜、除非是當時城鎮的旅店全都客滿的時候,他們才會露宿野外。

也因此乾糧之類的,也是經常在補充、但是現在的他們並沒有如此,再加上連日來都只有延著溪流而行、自然不可能遇到什麼村落。

更何況,剛才有一部分的東西,都被那個盜賊首領給帶走了。

「嗯、有啊有啊,就是我們村子啊?如果小蘭陵要來的話我很歡迎喔!」杏華「順便」地看了一下旁邊的衛梁夜:「啊、如果小蘭陵的朋友要來……也是可以啦。」

「謝謝妳。」李蘭陵感激地向杏華道謝。

「唉呀、叫我杏華就好了,妳等等唷。彤黛──!」

在她喊完之後,一名中年婦女從樹林之中走了過來:「彤黛在,大人有什麼吩咐嗎?」

「妳幫我處理一下那邊『那個』,等下我們就帶他們回村子。」杏華指了指衛梁夜。

那果然不是李蘭陵自己的錯覺,杏華果然有意無意的、不太想要提起他身旁的衛梁夜,可是李蘭陵卻不知道那是什麼原因。不過她身旁的衛梁夜倒是從剛才到現在,臉就臭的可以。

「什麼嘛、蘭陵姐,那個叫做杏華的……」衛梁夜小聲的說著:「『那個那個』的、真是的,我也是有名字的啊,真失禮。」

「搞不好人家只是不好意思叫你的名字……吧?」李蘭陵也知道自己說這種理由十分牽強,不過現在她也找不到其他的理由可以來安慰衛梁夜了。

「失禮了。」

就在他們兩人小聲地談論時,那名叫做彤黛的婦女已經來到了兩人跟前,手裡還拿著一塊布:「抱歉,我得先幫這位蒙上眼睛才行。」

「啊?」衛梁夜錯愕地叫出聲來,不只是他,就連李蘭陵也不解,為何只是去個村落,也得要蒙眼。

「這……」

「請放心,只有這位要蒙上布,姑娘妳可以不用。」

「為什麼蘭陵姐就不用啊!」衛梁夜抗議歸抗議,還是乖乖地被婦女蒙上眼布。

「那個,請問……」

「這是我們村子的規定。」替衛梁夜蒙上布之後,那名婦女帶著見不著路的衛梁夜上馬:「還請姑娘妳趕緊上馬吧。」

在婦女的提醒之下,她這才察覺到,那個名叫杏華的女孩早就擅自坐上了她的馬匹,還笑嘻嘻地看著她:「快點過來啊,小蘭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