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作夢一樣,明明剛剛還是打著雷、下著暴雨的天空,現在卻已經是完全放晴了,宛若碎片般的陽光、從雲縫中灑落地面。

原本還是滾滾翻騰的溪水,現在卻已經完全平靜下來。

但是對跪坐在破橋邊的兩人來說,現在心裡面卻是一團的混亂、一幕幕重複的都是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怎麼會這樣,師父……」

衛梁夜呆愣愣地看著底下的溪流,雖然還有些渾濁,但相較起剛才,要清澈許多了。可是,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那個人卻不在那裡、當然,也不在他的身邊。

從五年前開始,梅對他來說就像是兄長、親人那樣的存在,教導他許多的事情,待在他的身邊、對他來說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從五年前開始,自己也沒有跟他分開過。每次梅總是這樣笑笑地,就解決了許多在他看來相當困難的事情、以及危機。但是,現在那個人卻不在,不在之後,他才發現──平常的自己是有多麼的依賴他。

如果是梅的話、是師父的話,他會怎麼做呢?

就算衛梁夜這麼想,可最關鍵的那個人卻不在、現在能夠採取行動的,也就只有他跟李蘭陵了。

 

「走吧,梁夜。」

衛梁夜愣愣地看著忽然站起身的李蘭陵。

就在他發愣的時候,李蘭陵卻已經站起來,拍了下自己的臉頰之後,直接朝著衛梁夜伸出手:「怎麼了?如果我們不去找他是不行的吧?」

那副理所當然的態度,讓衛梁夜不禁有些呆了。就在他自怨著自己竟然讓師父遇到那樣的事情時,李蘭陵卻早就已經重整了態勢、早早就準備要前去尋找被沖到下游的梅了。

「蘭陵姐……」

「水很快就變少了,應該是不會被沖到太遠的地方去,總之我們先去溪穀找找看吧。運氣好的話,搞不好他已經在岸邊等了唷。」說完,李蘭陵像是要幫衛梁夜打氣一樣,露出了開朗的笑容。

「可是……」

 

「沒有可是。」

李蘭陵將衛梁夜拉起,有些笨拙地,她學著梅、拍了拍衛梁夜的頭:「如果連梁夜你自己都不努力的話,那又有誰能去救梅呢,對吧?」

現在的他們最要緊的事情不是蹲坐在這邊嘆氣、或者是發呆、亦或是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而是趕緊到下游,去找回他們的夥伴才對。

而且梅也說了:「等下你們千萬不要馬上下到溪穀去」這樣,那就代表著他知道他們有可能會下到溪谷去找他,而不是在這邊愣著。

──因為他相信他們。

「嗯!」學著李蘭陵,衛梁夜拍了拍臉頰、讓自己更加清醒,「我們走吧,蘭陵姐!」

看見恢復了以往的衛梁夜,李蘭陵露出了笑容。

 

 

循著下山的路,李蘭陵和衛梁夜終於到了底下的溪穀,而現在的他們就站在原本該稱之為「橋」的殘骸下面。

「我們先沿著溪流,到更下邊的地方去看看吧。」李蘭陵拉了下韁繩,將馬兒掉頭。

一路上,四周的景色都是山群、以及平坦的鵝卵石灘,也沒有絲毫的變化。偶爾會發現從上游沖下來的枯木,以及一些不知所云的東西,但那些都不是他們所要找的。

「師父會被沖到這麼遠的地方嗎?」

衛梁夜回頭一看,早已見不著最初那個橋骸的地方了,而前方又幾乎全都是一樣的景色,一片平坦的石灘,再望過去還是一樣的畫面、沒有任何變化。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還是先繼續前進吧?」李蘭陵抓著韁繩的手因為不安而微微顫抖著,她同樣害怕著最壞的結果,但是就算害怕,也沒有辦法讓事情有所進展。現在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趕緊找到梅而已。

不過就在他們前進的同時,太陽也逐漸西落,卻還是沒有任何的收穫。

看著臉上已經充滿著倦容的衛梁夜。別說是他了,就連李蘭陵自己也想要就這麼隨地休息,然後不顧一切的睡覺,等到睡醒之後,這一切一定都只是夢而已。

不過,李蘭陵很清楚,心裡的那種不安跟刺痛感,不可能會是夢、也不可能就這麼消失。

「梁夜,我們今天晚上先在這邊休息吧?」李蘭陵看了下附近的環境:「等到明天早上我們再繼續往下游找吧。」

「嗯。」衛梁夜毫無精神地回應著。

看見那樣的衛梁夜,李蘭陵也有些心疼。在梅的面前,衛梁夜從來沒有露出那樣的表情過,直到現在,李蘭陵才第一次看到。

幸好平日他們露宿野外的用具都是每個人自己帶著,食物的話則是由衛梁夜來揹負,也因此現在兩人也不用為了野宿而煩惱。很快地,兩人便在溪旁的山腳野徑那兒清出一塊可以休息的地方。為了避免晚上可能再度下雨造成溪水暴漲,因此兩人特地選在了野徑上而非河床上。

在衛梁夜用燧石生火,將方才自溪中捉到的魚烤了配著乾糧吃後、兩人便趕緊將附近收拾收拾,留著點餘火、為了明天繼續找人而早早休息了。

過了不久,李蘭陵便聽到從衛梁夜那兒傳來的淺淺鼻息聲,似乎是因為今天實在發生了太多事情、也難怪他會累到立刻就入睡。可李蘭陵自己卻怎麼樣都睡不著,周圍全都是蟲兒的鳴叫聲、平時聽來無感的聲音,但卻在這時候聽來特別的煩躁。

她知道現在的自己可以說是心煩意亂,連帶覺得聽慣了的蟲鳴都覺得煩燥。她討厭著自己的無力感,什麼事情都做不到、頂多也只能像現在這樣找尋著梅而已,而不是擁有什麼神力亦或是武功,可以在那一瞬間就將梅救到橋邊。剝除掉任何的頭銜跟事物,她也不過就是個普通的十八歲少女而已。

想想從這趟從長安開始的旅途,一路上她倒也沒有做什麼事情,幾乎都是梅在照顧他們,微笑著、總是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替他們將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就連今天她從梅手中拿到、現在被她當作抵禦夜晚涼風的油布衣也是如此。

就連梅是什麼時候注意到這件事情,而特地去準備的,她都完全不知道。

李蘭陵輾轉反側,最後,乾脆將視線放到了頭頂上、那在樹木之間,散碎的星空。不同於宮裡或者城鎮的夜空,現在這裡沒有半點亮光,除了在她跟衛梁夜附近的微小火堆以外,而正因為如此,現在的夜空是如此的清晰。

雖然眼中所見是那些閃閃發亮的星兒們,但是李蘭陵卻是一幕幕閃過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梅的那個表情……她不明白,為什麼在那樣的狀態之下,他還可以露出笑容?明明、明明就已經是那麼危險的情況之下,他為什麼還可以露出笑容呢?而且自己為什麼現在,一想到那個笑容,胸口這裡又如此的難受?

她想要早點找到那個人、不只是為了她自己,也是為了……

她看向了睡在她身旁,始終皺著眉頭入睡的衛梁夜。

「師父……」輕聲地、他在熟睡之中喊著他最常相伴的那個人。

她知道如果是由跟隨著他們的那些護衛、由李江他們所派出的人們來尋找梅的話,鐵定很快就找到了吧?但是,他們是不會這麼做的,因為他們唯一要保護的對象,就只有自己──身為公主的自己而已。其他的平民並不是他們所護衛的目標,自然也就跟他們沒有關係了。

再者,他們是聽令於李江的命令,而非她自己,因此根本不可能指望他們。

想到這裡,李蘭陵闔上了眼睛,強制自己的思緒中斷,將思考的精力保留到直到她再次睜開眼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