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人到達酒樓之後過不了多久,因為市集也逐漸接近散市的時間,所以酒樓內的客人也漸漸多了起來。若不是因為他們來得早,否則大概早就沒有位置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處在武鄂的酒樓,能點的茶水遠比酒水要來的多上許多,菜色也是都以入茶為主的食物。

「來、嚐嚐這個,很好吃的。」

擺在兩人面前的、熱騰騰的豬肉捲餅,因為外皮混入了茶葉而飄出了些許的清香。

「那、那個,我會自己夾的,所以……」

面對露出一臉期待、迫不及待想要讓她吃到捲餅的梅,李蘭陵有些難以招架。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對方正夾著捲餅,直接將它遞到了面前,只差沒有說「啊」的地步了。

──這樣不就跟新婚夫婦一樣嗎!李蘭陵在心底慘叫著。

梅想要跟她分享好吃的東西,她是可以理解。但是再怎麼說都沒有必要這樣用餵的給她吃吧!

有時候,她真的覺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梅身為胡人的原因,還是太過單純而不自知,所以做出來的事情,總是會讓旁邊的人有些無奈。

像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梅想要和她「握手」是一樣的。

平常要不是因為有衛梁夜在的話,梅肯定會莫名奇妙、一不小心就把一堆女孩子的心給攫走了。

而且,其實仔細一看,梅的五官其實非常細緻。與李江、柳映淩比較起來,又是另外一種的好看。胡人特有的高挺鼻樑,以及纖長的睫毛、白皙的皮膚,不管是搭配怎樣顏色的服飾,應該都相當好看吧?

想到這裡,李蘭陵不禁有些羨慕起梅的那頭朝陽般的金髮了。看起來鬆鬆軟軟的,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蘭陵姑娘?」

「欸、啊、啊?」李蘭陵驚地回神,這才發現她竟然發起呆來了。

「我幫妳捲餅放在碗裡吧。」笑笑地這麼說著的梅,將捲餅放在她的碗裡後,李蘭陵才稍微鬆了一口氣,幸好並不是問她剛才正在想些什麼。

要是他知道她剛才在想些什麼的話,肯定會覺得她很奇怪吧。

「對了,那個、梅、我問你喔……」

李蘭陵有些在意剛才她看到的事情,雖然她不知道這件事情問出來會如何。

「嗯?怎麼了?」

「剛才,我們在聽說話的時候,你好像說『不是』,那是……什麼意思?」

「……這個、那個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梅的態度變的有些遲疑,「只是,跟我以前聽過的故事不太一樣,有點驚訝而已。」

「故事?所以你有聽過那個故事嗎?」

就連能夠隨意進出宮中藏書處的集賢院的李蘭陵,都從未聽過的故事,她完全沒想到,聽過故事的人竟然就在她的眼前。

「嗯,在我的故鄉也有這個故事,不過故事的中間還有最後的結局,跟我所知道的相差甚遠。」梅晃了晃手中的茶杯:「在我的故鄉,剛剛的那個故事,結局其實是這樣的,『最後那個公主在異國與她心愛的人一起攜手、快樂而幸福地度過了未來的每一天、直到永遠永遠。』,事實上、就連中間其他的許多細節,也跟我所知道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才會那麼驚訝。」

「所以,那個故事實際上並不是那麼令人感到哀傷的結局,而是一個幸福的結局?」

梅點點頭,繼續說道:「而且,那個其實並不是故事,而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只是我沒想到流傳在我的故鄉的事情,在這裡竟然變成像是神話一樣的存在。不過、在這裡……我是說這個國家,你們都沒有聽過那個故事嗎?」

「我自己是沒有聽過。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我所知道的故事比較侷限在一個範圍吧?」李蘭陵歪著頭想了想:「或許梁夜知道這個故事……吧?」

她想起了今天聽說話的時候,衛梁夜露出的表情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

而且,李蘭陵自己當然不可能說出自己所知道的故事,幾乎大部分全都是只有在集賢院或者國子監那兒才能見到的書卷,簡單來說,就是只有被記載成冊的故事。比起剛才那種口傳故事,有更多的可信力,但相對的,內容也就只有限定在一個範圍裡面。自然跟那些民間傳說、流傳故事比起來,要少的太多了。

「是嗎?我還以為在這裡,每一個人都知道那個故事呢。」梅倒是露出了有些好奇的表情,「畢竟那個故事當中,不管是哪一個人物,都跟這個國家有關係啊。」

「咦?你是說……跟大唐?」

「對啊。」慢條斯理地喝了口茶,梅看著李蘭陵,「剛才的那個故事,其實就是這個國家的故事啊。」

面對梅理所當然的模樣,李蘭陵反倒有些嚇到了。

如果這個故事跟大唐有關係的話,那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再加上故事當中的公主、國家,都是指這個大唐的話,照理來說,她不可能不知道才對。關於大唐歷史的所有過往,她應該已經都知道了才對。

就算她不想知道,李江也會硬逼著她唸完才對。而關於這個國家、從開國到現在的歷史,她應該是熟到不能再熟了才對。

「在我的故鄉,這是每一個人都知道的故事喔,甚至在特定的節日裡,也會有人將這個故事給演出來呢。」露出了有些懷念的表情,梅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演出來?是像我們這邊一樣嗎?」李蘭陵指的自然是大唐這兒的歌舞戲劇。

「嗯──有點像大唐的代面,我們雖然戴上面具、可是又會穿上那種繫了很多掛飾的衣服,感覺有點難走路的衣服在表演。跟大唐這邊很輕靈的舞蹈戲劇感覺不太一樣。」

「呵……聽起來和我們這邊差很多呢。對了,剛才那個故事,之後如果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再說給我聽嗎?」

極少從梅的口中聽到關於故鄉的事情,其實李蘭陵也有點好奇,不過她早就已經決定要等到梅自己提起來之後,再細細地聽他說了,就像現在這樣、不經意地提他談起。

「那、等回到長安之後,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講吧。」梅笑笑地拿起茶壺,替李蘭陵加茶。

「師──父……你倒是趁我不在的時候,跟蘭陵姐聊得很開心嘛……」

忽然冒在兩人中間的衛梁夜,一臉幽怨地看著梅,還順手就將放在桌上的點心直接拿起來吃了:「我還特地買了三份,那現在這樣就我跟蘭陵姐一起吃好了,蘭陵姐,妳喜歡什麼、就先拿走吧。誰叫有人在我不在,還可以聊得那麼開心、虧我還想著要帶好吃的一起分享呢。」

說完,就將一堆點心、糖飴全都倒在了桌上,還順手推了好幾樣到李蘭陵面前。

「這個,我沒有跟蘭陵姑娘在說什麼啊、只是聊聊剛才說話的那個故事而已。」面對衛梁夜的面露不滿,梅立刻轉移話題:「對、對了,剛才說話的那個故事,梁夜你應該也有聽過對吧?」

「嗯、有啊,怎麼了?」像是要抗議一般地,衛梁夜的狠狠地抓過放在梅的盤中的包子,一手一個輪流啃。

「那、你聽到的那個故事,就跟今天聽到的一樣嗎?」

李蘭陵忍不住向衛梁夜確認。

「是啊。可是、那個故事其實不是最受歡迎的故事喔。那個故事其實一般說話很少會講到,通常大家都是喜歡聽些圓滿大結局的故事,所以那個公主的故事,通常都是偶爾才會聽到。如果蘭陵姐要聽的話,下次我也可以跟妳說說其他比較受大家歡迎的故事唷!」衛梁夜朝著李蘭陵咧嘴一笑。

「那我就先期待梁夜你講故事的時候囉。」

「喔!交給我吧!」

之後,就在衛梁夜一邊無視於梅的同時、一邊和李蘭陵愉快聊天的狀況之下,晚餐就這麼結束了,而後三人也回到旅店,為了明天早上的早市休息去了。畢竟明天早市採買完之後,三人就得打道回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