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她是過也不是、回頭也不是,前頭那人正露出無奈的笑容等著她過去,而後邊又有個人催促著。

他們全都是在等著她過這座竹索橋,而且不只是她要過而已,連同一路上托著她的馬兒也得跟著過去。

偏偏這座竹索橋還看起來破爛的很!

李蘭陵嚥了嚥:「梅,一定要走這個橋嗎?」

有些無奈地,她可憐兮兮的看著對面那頭一直安撫著她的青年。

「嗯、因為通過這裡之後,馬上就到武鄂了。」梅指著在他身後的那條山路。

「欸──不能換別條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還要再花上五天才行。」

「蘭陵姐,趕快過去吧、妳就別看下邊,直接衝過去啊!」在後頭的衛梁夜倒是用著一副興奮的口吻說著。

「嗚、說的容易。」

已經站在橋中央的李蘭陵,要不是因為需要帶著買馬匹經過這座橋,否則她還真想學身旁的這隻馬一樣,乾脆用塊布把眼睛遮起來算了。

至少這樣就看不到底下滾滾的溪流了啊!

雖然從長安出發之後,李蘭陵有好幾次都生出自己怎麼會跟著過來的念頭,但是因為跟著那兩人一起旅行、一路上發生的趣事著實大於現在的事情,所以她才會完完全全地忘了──跟著他們出來旅行,就是有這種風險。

而她這樣堂堂一國公主,會像現在這樣在山路上艱辛地行走、還得跨過這座危橋,這全都是因為兩個多月前,她認識了這一前一後的兩人。

前方那個正一邊跟她說著沒問題、伸出手的那個胡人青年,就是近來在長安內新開的、小有人氣的茶館「碧海茶坊」的主人──梅。而身後矮個子的少年,則是梅的徒弟──衛梁夜。

至於她自己,則是隱藏著身為大唐公主的身分,在兩個月前、獨自跑到城町的西市,才進而認識這兩個人。

「嗯、做的很好喔,蘭陵姑娘。」梅像是對待著孩子一般,在好不容易跨過最後一步、通過吊橋的李蘭陵頭上,輕輕地拍了兩下。

「唔、該不會回去的時候也得走這邊吧?」

李蘭陵看著近來連日因為午後暴雨而上漲的溪水,只希望在他們回去的時候,可不要又下大雨了。大雨過後的山路、近乎都是泥濘,要不是因為他們坐在馬上,否則早就像馬兒的蹄子一樣,全都是泥巴了。

沒有作聲,但是梅給了她一個苦笑。

李蘭陵嘆了一口氣,不過好在正如梅所說的,就在他們離開竹索橋之後沒多久,就看到山下的武鄂了。

 

「哇啊……」

雖不像王都長安那樣超乎想像的熱鬧,但卻也是一個相當繁榮的城市、不愧是祈州州都,人稱「茶之都」的武鄂。

進出武鄂的人們,大多是商隊,再來就是像李蘭陵他們一樣的旅人。而在進入武鄂之後,筆直大路的彼端所面對的就是祈州的州城,但他們要前往的地方並不是那裡,而是裏坊之中的商業區、那裡才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不過在那之前,他們還得先去投宿的地方將馬匹安頓好、確認今晚有休息的地方之後,才可以去市集那兒晃悠。

等到他們打點好一切的時候,早已是正午了,隨意地吃點點心之後,三人又匆匆忙忙地趕到了市集去,就怕晚去了、連一點貨都沒剩下。

才剛踏入市集,就看見各個店家、亦或是沿邊的小攤,賣的盡是與茶葉、或者是跟茶有關的點心、用品。甚至也有遠道而來的商隊,直接與商家交換手中所擁有的茶葉。

「梅,所以你要找什麼茶葉?」

李蘭陵看著從剛才到現在,就不停地四處打轉著的梅,似乎都還沒看到自己中意的茶葉,雖然手中已經拎著不少的戰利品,但是他仍然在四處張望著店家。

在她自己看來,已經有很多商家所賣的茶葉,是她在長安中沒有看過的種類了,可以的話,她還真想每一種都嚐嚐看味道。

「蘭陵姐,師父只有要找他沒有的茶葉而已啦。」衛梁夜不知何時,手中多出了一串青綠團子,方才明明才掃過一盤又一盤的點心的,「其實大部分現在常見的茶葉,師父他都已經有了,所以這次特地來武鄂這邊,就是為了找師父沒有的茶葉。」

「沒有的茶葉?」

「嗯、我正在收集茶葉。」回過頭,梅的手上已經抱了一包茶葉,「再怎麼說,這裡都比西市那裡流通的茶葉要來的多,所以還是到這裡找要來的快些。」

「所以梅你是因為要增加茶坊的選擇,所以才特地來這邊的嗎?」

如果增加了可供的選擇的話,想必那間坐落在西市的茶坊,一定會比現在來的更受歡迎吧?李蘭陵不禁想像了下原本就已經人聲鼎沸的茶坊,再增加了更多的客人之後,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可以這麼說、但這只是一半的原因而已。」

「一半的原因?」

「另外一半的原因……」

就在梅正要說明的時候,卻被一陣騷動給打斷,而且人群還不斷地擠向他們。不得已,根本就無法抽身的三人,也只得隨著人群一同被擠向前方。

就在他們納悶著到底是什麼事情令周圍的人各個都露出期待興奮的表情時,老人獨有的蒼老聲音、配合著醒木,從人群的前方慢慢地響了起來。

『久遠的、遙遠的過去,久到人們都忘記一切的從前……曾經、曾經有著一位美麗如花、冰雪聰慧、智勇雙全的公主,是的、那名公主的名字已經沒有人想的起來……』

「啊、素『縮話』啊。」衛梁夜啃著團子,口齒不輕地說著。

「『縮話』?」

「說話,就像現在這個樣子,會有人講著故事給大家聽。」梅一邊幫著李蘭陵講解,一邊把剛才在買茶葉的時候,順道買的糖飴給李蘭陵,「通常講的故事不是佛經,就是傳說、神話那一類的。」

「欸……原來是這樣啊。」

極少出宮的李蘭陵,雖然不曾直接聽聞過「說話」,但是在她印象中宮中的確也有一部分的人喜歡這種娛樂、雖然類似,但是內容好像不大相同。而且據她所知,類似的這個娛樂應該是在她出生之前,在宮裡流行的。現在在皇宮,流行的娛樂活動又是其他事物。

再說比起用聽的,她看書的時間要來的更長、許許多多的異聞也大多都是從書上得知的。

在梅的說明之下,她也同時明白、大多數的百姓都是透過說話來得知許多經典、故事,甚至是歷史,雖然或許與史官記載有所出入,但還是大致相同的。因為就算目不識丁,也能從中學習,只要聽過,也能夠依著饒上幾句。除了學習以外,這也是他們平日的生活樂趣。

那名正說話著的老人,音色雖然蒼老,但卻在說話的同時,音韻揚轉,倒也讓聽者十分入迷。

『……到了遙遠異國的公主,最後終日以淚洗面、再也沒有人知道她的事情,就這樣消失了。』

從未聽過的故事,最後竟然是用悲劇來當作結尾,李蘭陵倒有些意外。不過這個神話傳說,她從來就沒有聽過,照理來說許多的史事以及傳奇都會收在宮中的集賢院裡才對,再加上、就算是神話,也應該是史實經過時間之後才變成現在看到的樣子,可是就這個故事而言,她卻是連一點印象都沒有。

她看著其他一同聽故事的人們,每個人都可以低聲地討論上幾句故事、看來似乎都對這個故事相當地熟悉。

總覺得有些在意,她決定等到回到長安之後,再去問問看李江有沒有聽過這個故事好了。就在她轉頭想要叫另外那兩人時,卻看見梅的臉色變得有些奇怪。

「不是……」

「梅?」

「啊?啊、嗯……抱歉,剛剛有些發呆了,妳說了什麼嗎?」注意到李蘭陵的梅,面對她的依舊是平常的表情。

「沒有、只是想要問你們還有沒有要到哪邊去逛逛這樣?茶葉買完了嗎?」

李蘭陵望向那兩人,大包小包的茶葉,這全都是在人群聚集之前,梅所買來的茶葉。

「怎麼可能!」衛梁夜扁著嘴,「這只不過是開始而已,因為蘭陵姐你之前沒有跟師父來過,所以妳都不知道、師父他通常到最後都是買這──樣多的茶葉回長安的。」

衛梁夜誇張地劃了一個大圓,而他似乎還想將圓劃的更大,無奈手臂就是那點長而已。

「這次應該不會買那麼多了啦。」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今天的份都已經先買好了,再來就等看看明天早市會不會有什麼新的出現。所以……我們先去其他地方轉轉吧?畢竟剛才我們都在聽故事,還有很多地方還沒逛到呢。」

「哇!那我想要去吃桂圓甜糕!」

明明剛才在聽說話的時候,李蘭陵才瞄到衛梁夜疑似吃了大約五串的團子,現在又想要吃甜糕,不禁讓人想要問剛剛的團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好好,那……蘭陵姑娘你有什麼想要吃的嗎?」

「唔、我就算了,再過一下子應該就要吃晚飯了吧?要是吃太多的話,飯會吃不下的。」

「會嗎?」說著,衛梁夜又一邊不知從哪變出炸茶菁啃了起來。

不,能夠那樣吃的人,大概只有你而已了。李蘭陵有些無言地看著這個不可貌相的大食客少年。

「其實,我的腳有些痠了,從剛才到現在真的站得有些久了,我想先休息一下。」李蘭陵有些不好意思地吐舌:「啊、你們可以不用顧慮我,我可以先回去旅店沒關係。」

她揮揮手,看著眼前那對興致依然高昂的師徒。

「……那既然這樣的話,不如我和蘭陵姑娘先去酒樓那邊休息,梁夜你就先去買些你要吃的東西之後,再過來找我們吧?」梅替衛梁夜拿過包袱之後,又在他手上塞了些錢,「在哪家酒樓你應該知道吧?」

「嗯、上次跟師父一起吃飯的那家嘛,那我先去買東西啦!」

說完,衛梁夜就消失在市集的人群之中。

「再來……那我們就先去休息吧?一邊嚐嚐看這裡的特產茶,順便等梁夜回來。」

「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