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不行的,公主。」

那聲音又出現了……

李蘭陵皺起小小的眉毛、噘著嘴,有些不滿的抗議著。每次只要她這麼做,總會有那道制止她的聲音出現。

「就算您不喜歡這樣,可是我們還是不能夠一起陪您玩的。」

侍女一面替李蘭陵整理好亂掉的髮飾,一面一臉嚴肅地告誡著:「您跟我們的身分不一樣,我們是不能夠與您平起平坐的。」

小小的手,死命地捏著那朵從後花園捻來的不知名的花朵。小小的唇,緊緊地閉著,直到變成了慘白色:「為什麼不行?皇兄都能陪我玩了,為什麼青衣妳不行!」

「因為您貴為公主,我只是個下人啊。」被稱為青衣的仕女帶著苦笑,溫柔地撫著蘭陵的頭:「您有這份心我就很開心了,您長大以後絕對成為了不起的公主的。」

「青衣……我……」

不對。

「您真的很溫柔。」

不是的!我一點都不溫柔!

「您真的很替我們這些下人著想,只是這樣,我就很感激了。」

不對!我沒有!我只是……

──只是,什麼?

「青衣,我只是、希望妳陪我玩而已,就像以前那樣,大家都快快樂樂地在一起玩。」長長的纖睫微微地扇動著,隱約可見水霧在睫下逐漸成型。

她不明白,為什麼最近每一個皇兄跟皇姐越來越不理會她了,除了李江皇兄以外,其他人都與她漸行漸遠。甚至只要看到她,就會露出一副不屑與厭煩的表情,是她做了什麼令皇兄皇姐討厭的事情嗎?

就算她問了李江皇兄,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著無奈的笑容摸摸自己的頭而已。

「公主您……」青衣欲言又止。如何才能跟一個不滿十歲的孩童解釋身分的差距,以及──危險性。

在這危機四伏的皇宮裡,一個不滿十歲的孩子雖然貴為公主,但這個身份並沒有帶給她更多的安全與保障,反而是成為了極明顯的標靶。

想要除去她的後宮嬪妃、希望奪走她的外族敵人、極欲取走她性命的刺客,一切一切的事情,都有可能在這個小人當道的時代裡出現。

年輕時意氣風發的帝王早已不在,現在坐在那位子上的,只不過是個年老盛衰、眼耳盡閉的腐朽王君罷了。而現在的聖上何時會被取代,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問題是……究竟由誰來取代罷了。

對於一切風吹草動極其敏感的人,早已嗅到即將出現的危機與亂象,哪怕是一點點的煙硝味,都能夠飄到這皇宮的深幽來。甚至就連自己,也是被那群後宮嬪妃們僱傭而來的刺客,但、曾幾何時,自己竟也被這位天真無邪的小公主所影響了?

只不過因為是君王所寵愛的妃子所生下的孩子,為什麼一定非得要取走對方的性命不可?

沒有理由。

因為她只是個影響自己得到君王寵愛的絆腳石。

冰冷的眼神、殘酷的話語,她們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做的出來。就在這裡,就在這個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的後宮裡。

「不要太相信別人,好嗎?」青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拜託您答應我,公主。」

李蘭陵有些不解地看著青衣,但她還是順從地點頭。

「好孩子。」青衣溫柔的笑容裡藏著苦澀,那是年幼的李蘭陵所沒有察覺到的。直到長大之後,她才察覺到,青衣的那抹笑容是什麼意思。

一年後,皇帝駕崩,還未成為唐皇的李江在眾多皇子之中擊潰其他的皇子、繼承王位,並開始大肆肅清皇宮。

李蘭陵還記得,那年冬天的皇城靜的嚇人。並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皇城內的人所剩無幾,除了那群效忠於李江的士兵、官吏之外。

那時,李蘭陵最後一次見到青衣的時候了。

被冠上謀反罪的她,與眾多的仕女及嬪妃,一同被許多全副武裝的士兵給帶走了。甚至就連幾位兄弟姐妹也因此被以謀反定論,少數的皇姐被分配到邊疆去,或者是被當成和親的工具,但是皇兄們……全都以斬首處之。

──這全都是為了保護妳啊。

皇兄是這麼說的。

雖然宮裡的威脅被清除了,可是卻也因此變的清冷寂寥,不再像以前父王還在時的那樣,每個人都和樂融融、每天的後宮都是充滿著歡笑聲。

雖然皇兄承諾過要給我再一次那樣的快樂,可是……

──那是不可能的。

過去的事情從不可能再次實現,這是就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定律。

更遑論當時年幼的李蘭陵了。

從那時候起,李蘭陵就不再隨意地在皇城內綻露笑容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