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正在一邊醒茶,一邊將水用炭火煮開,然後將茶末加入水中、輕撈沫餑。

對待茶葉的方式就如同對待珍寶般地寶貝,優雅卻又是這樣的自然,好似全都融而為一、物我合一。

梅那泡茶的桌檯週遭,瞬間成了一塊小天地,茶道與週遭的情景完全不違和地交錯一致,正如同書上所說的技中有藝、藝中含道、物我一體的境界。即使是身在網羅全天下沖茶人才的皇宮裡,李蘭陵也從未見過能有人擁有如此高深的茶藝。更何況現在正在泡茶的,還是一個異鄉的胡人。

「讓你們久等了。」

白淨的手指,持著白色的茶碗,輕巧地飛落在李蘭陵的面前。

先不說茶色如何,光這沁人魂體、令人神清氣爽的勾人茶香,就足以使人忍不住想要快點品嚐這碗茶了。

將茶舉至鼻前,茶香撲鼻,而後含一口茶在口中,讓香氣直衝而上,滿溢整個鼻腔,最後輕啜茶湯,讓舌頭細細地去品茶。

「好茶!『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後豈堪誇。』」李蘭陵在不知不覺中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這片刻的寧逸。她睜開眼,眼中閃爍著激賞的光芒:「你的茶,既是拂去一切的存在、但又讓人沉醉於其中,可卻又不會帶走原本舌尖上的感覺,真的很好喝。」

原本只是單純地奉茶給李蘭陵喝的梅,在聽到李蘭陵竟會做出如此高評價之後,馬上臉紅的連耳根子也跟著發燙,孰不知他剛才可是被全大唐數一數二的品茗高手稱讚了。

李蘭陵對於茶湯幾乎可以說是到了雞蛋裡挑骨頭的境界了。聞起來香、喝起來苦澀的茶不喝,茶香、潤喉、卻不回甘的茶,不喝。更別提那些光是連一點香味都沒有的下等茶葉了。

正因為身在皇宮,才有機會品嚐那些普通平民所不能接觸昂貴茶葉,也因此養成了李蘭陵那挑剔的舌頭。

剛睜開眼的李蘭陵,看著眼前的情況,感覺是一頭霧水。除了現在正低著頭不發一語的梅除外,這茶館裡的所有客人,還有坐在旁邊的梁夜,全都是瞪大著眼、張著嘴巴,一副不可置信貌。

「蘭、蘭陵姐,我說,妳的稱讚太誇張了吧?」衛梁夜良久才回過神來,他帶笑說道:「竟然用詩詞去評師父的茶耶!雖然我根本聽不懂。」

而被她所評論的對象,梅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

不只是衛梁夜,就連客人們也是同樣吃驚的表情,聽聞衛梁夜說的話之後,他們也是一個勁兒地猛點頭。

「哎呀,我說梅啊,你是從哪裡找來的好老婆,既懂的茶、又會詩詞,這可真是不得了啊。」

「就是說啊!現在這種樣樣精通的好老婆可不多囉!」

不知是哪個客人,才一起鬨,其他客人也跟著一起戲弄著頭早已低埋的梅。看著大夥的反應,李蘭陵陪著訕訕微笑。

總覺得像這樣能夠和一般人打打鬧鬧、互相嘻笑的日子,是已經多久沒有了呢?看著茶湯,李蘭陵忍不住想起過去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