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這是你家?」

抬頭一看,那是一塊題著四個大字的匾額──「碧海茶坊」。

李蘭陵望向輕點著頭、微微笑著的青年投以驚訝的目光,而後開口問:「這茶坊是什麼時候開的?」

「大概兩個月前吧?」青年搔搔頭,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或許是因為他們正在討論的這個茶館、其實是他家也說不定。

所以說,這裡就是……自己所正在找的茶館?

竟然就這樣誤打誤撞的找到了?

李蘭陵簡直不敢相信這樣巧合的事情。

「師父!」一陣叫喚將李蘭陵從思考中回過神來,循著聲音,她看見一道青綠色的影子撲向青年:「師父!你是去哪裡了啊!到現在才回來!我都快忙到要昏啦!」

那個身高頂多到青年的胸膛的影子,才一抓住青年,就霹靂啪啦一連串地吐出一堆話來,青年一臉苦笑地拉開那人影,溫柔地拍著那撲在他身上的少年:「好好、我這不就回來了嗎?」

「哈哈哈哈!梁夜簡直就跟跟屁蟲一樣嘛!」

「我看梅你得注意一下了,免的你以後因為這小子而討不到老婆啊!哈哈哈!」

周遭正在喝茶的客人,全都因為這個被稱為「梁夜」的少年的舉動而被吸引了注意,各個全都轉了過來,也因此注意到了站在青年旁邊的李蘭陵。

「師父,她是誰啊?」少年探過身,睜大著眼,仔細地瞧著李蘭陵:「她是你準備要討的老婆嗎?」

「梁夜!」青年輕斥道。

「好啦,師父。」少年嘴角一彎,那笑容顯的有些淘氣:「妳好,我叫做『衛梁夜』,姐姐你呢?」

李蘭陵訝異地看著眼前突然做起自我介紹的少年,看著少年的笑容,自己也不自覺地跟著微笑:「李蘭陵。」

「欸?姐姐妳叫做『蘭陵』啊?跟現在的公主一樣的名字呢!」衛梁夜天真地笑著,孰不知這句話讓李蘭陵的心頭緊張地揪了一下。

畢竟少年口中所說的那個公主本尊,可就真真實實地站在他的面前啊!

「蘭陵姑娘,請多多指教!」跟著梁夜的腳步,青年忽然握住了李蘭陵的手、也自我介紹了起來,「我的名字很長,你就叫我『梅』吧!」

除了省略她的姓氏之外,竟然還直接叫她的名字?

難不成胡人都這樣大膽的嗎?對初次見面的女子這樣做的?

李蘭陵感到有些混亂,以前在宮中遇過的胡人商隊的商人,也只會叫自己的「身分」而已,而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直接叫喚名字。

而且她那被握住的手,能夠清楚地感受到梅的體溫、自個兒臉頰的溫度似乎也在隨之升高。

「師父!不可以這樣啦!」衛梁夜忽然插進兩人的中間,將兩人的手給硬生生地分開:「這裡跟你的故鄉不一樣啦!不可以直接握住女孩子的手的!真是的、師父就是這樣,才會在這裡待了那麼久的時間,還被人家誤以為是外人。」

不、就算待的再怎麼久,他那頭金髮馬上就看出來了吧?

李蘭陵有些無言地在心裡吐槽著。

衛梁夜手杈著腰,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再加上那對話的內容,不禁令前一刻還覺得困窘的李蘭陵,噗嗤一聲地笑了出來。

「你看吧!師父!都給人家看笑話了!」衛梁夜挑起眉,那叱喝的模樣,著實會讓人出現到底誰才是師父,誰才是徒弟的錯覺。

被衛梁夜這樣說出後,梅有些尷尬地笑了下後,便收回了舉在半空中的手。

他輕咳一聲,試圖打破這僵硬的氣氛,不料卻是適得其反,造成周圍起鬨說鬧的客人們更加起勁了。

什麼未來的茶館夫人、新婚老婆之類的話全都出籠了。甚至有些已經喝的差不多、該離開的客人們,甚至在臨走之際,還向兩人道賀。

眼見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的梅,也只能摸摸鼻子、任憑客人們說去,自己默默地走到一旁的工作檯開始替客人們泡茶。

「師父,沒關係啦!」衛梁夜墊起腳尖,安慰似地拍著梅的背,「這本來就是必經的路程啊,而且我也很高興有個師母呢!」

雖然知道是無心的,但是隨著梁夜那個宛若最後一根稻草的安慰,梅的肩膀看起來更加低垂了。

「對了!師父,泡那個吧,泡那個給蘭陵姐喝!」衛梁夜忽然雙眼一亮,興奮地大叫著。

而聽到「那個」的梅,表情也忽然迅速地轉換,在臉上綻開一躲笑靨,就像是得到了什麼寶物般:「好啊。」

衛梁夜點點頭,回過身,走到李蘭陵的身邊:「來吧,蘭陵姐!」

輕輕地推著李蘭陵的背後,像是催促般,領著李蘭陵到工作檯附近的桌子旁坐下,自己則粗魯地拉開椅子,一股腦兒地坐下,然後開始手舞足蹈地跟著李蘭陵解釋。

「蘭陵姐!我跟你說喔,等下妳就能喝到全大唐最好喝的茶了!」衛梁夜就像是在說自己的事情般,驕傲地挺起胸膛,「不是我愛吹牛,但是我可以保證師父泡的茶絕對是最棒的!」

「真的嗎?」李蘭陵的視線掠過衛梁夜,望向正站在檯前泡茶的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