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啦啦啦啦──!

沉灰色在轉瞬間包壟了金黃的天空,取而代之的是不停落下、令人心煩、豆大般的雨點。

陰綿的雨雲挾著透色的水珠,自天空落下,順著屋簷啪嗒一聲地摔碎在眼前與灰色天空相互呼應著著的灰色階台上。

「唉……」有別於在皇城內的李江的無奈嘆息,李蘭陵此刻卻是透著近乎絕望的嘆氣。

粗魯地擦去鼻頭上的水珠,李蘭陵望著看似永不會停歇的徬沱大雨。天色漸漸變的陰暗,先前還清晰可見的路上光景,現在早已消失在暮色煙雨中。

李蘭陵縮瑟在歇業店家的門口前,頭首埋進環抱著臂膀,蹲坐在階梯上躲著雨、等待大雨過去。

就在她找著那家想要一窺究竟的茶館時,天色也不知不覺地轉暗,甚至還降下了傾盆大雨。

現在的她早已沒有前往茶館的心思,滿腦子所想的,全都是如何回到宮裡去。回到那個根本就不會讓她這樣難堪地蹲在屋簷角落躲雨的地方去。

早知道就不要跑出來了。

各式各樣悔恨的念頭伴隨著這場大雨一起宣洩了出來。

「妳怎麼了?」

──嘩啦啦啦……

一種像是被悶住的水聲與溫柔的磁性嗓音,同時從臂膀的縫隙中流了進來。察覺到影子遮住了縫隙間的微弱光線、李蘭陵抬起深埋在手臂的頭,看著眼前的青年。

「姑娘?」青年又出聲詢問,「妳沒事吧?」

李蘭陵望著正撐著傘,深皺著眉頭的青年。

一席的白衣白袍,細細地繡上金色的圖樣,在這幽暗的環境裡,更顯得明亮與溫暖。

而且,仔細一看,這個青年可不是稍早之前蘭陵所跟著的那個人嗎?

那個領著她來到西市的青年!

李蘭陵先是微微搖著頭,而後又點點頭。

晃著有些渾沌的腦袋,李蘭陵看向那名青年。白天的時候還沒有仔細地去注意到,這名青年那比麥穗更淡的金髮、如湛藍大海的眼睛。那端正的氣質與青年的外表給人的感覺如此相符。

「姑娘?」青年伸手在蘭陵的面前晃了兩三下。

「我……」

忽然回過神來,蘭陵才意識到自己對於青年的問話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沒事,只是……」

「只是在躲雨對吧?」

青年笑笑地看著縮在台階、儘可能地讓身體被屋簷遮住的李蘭陵。

「嗯。」雖然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但是被人直接點出來,還是讓李蘭陵感到一陣不自在。

「拿去吧。」

手裡忽然被塞入一只竹柄,李蘭陵有些茫然的看著竹柄,往上一看,才發現原來那是把紙傘、而且還是青年原先自己所撐的紙傘。

「這樣妳就可以離開這裡了,在這時節裡,還是得帶把傘出門才行呢。」

青年逐漸被雨打濕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那麼我走了,姑娘妳還是早點回家去吧,天已經快黑了。」

青年揮揮手,轉身離去。

「等、等一下!」

不知怎地,李蘭陵的聲音在意識到之前就已經發出,她頓了一下,似乎是對自己的反應感到很驚訝。

青年有些詫異的回過頭,似是也對李蘭陵的舉動感到驚訝。

「你……這樣會淋溼的。」

青年的濕髮早已緊貼在頰上:「沒關係的,我家就在附近。」

綴著雨露的髮絲就像是鑲上了寶石一樣、閃閃發光。而青年那早已被雨水浸溼的半透白色衣裳,更透出了胡人特有的白皙肌膚。

「我……」李蘭陵忽然講出她這輩子最不可能說的話:「我可以先讓你撐傘回去。」李蘭陵將紙傘微微前傾:「然後,我再回去就行了。」

講出了這話的李蘭陵,連她自己都不敢置信,她連眼前的這個人是誰、叫做什麼名字、是不是好人都不知道,只是,不知怎地,她就是想要這樣做。或許是因為那個金髮有點太耀眼了吧?

青年那雙水藍的眼睛,瞪的大大地,可是嘴角卻是微微上揚的。

「是嗎?那真是謝謝姑娘妳的美意了。」

明明是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讚美,可是聽在李蘭陵耳裡,卻總有著一種濃深憂愁的感覺。不知是因為青年那微皺的眉亦或是輕嘆的氣息,雖然只是一閃而過的神情,可蘭陵卻捕捉了那瞬間。

她不太明白,為什麼青年會出現那樣的表情,是因為自己不小心給他帶來麻煩了嗎,亦或是他並沒有想過單單只是拿個傘給人,還會不小心附加個陌生人呢。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同時,不慌不忙地,青年躲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紙傘中,對著李蘭陵點點頭,並指著大路的方向。

雖孤男寡女共撐一把傘的畫面不怎麼好看,但在這下著大雨的時刻,卻也無法顧慮到那麼多了。

兩人一齊朝著大路的前方邁開了腳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