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樣與這個朝代持續了五百年之久的長安城,居於其中的宮殿,經過了五百年,自然也經歷過各式各樣的開發與建造。而李蘭陵所鑽進的這個樹叢後的牆壁上,正是有座被前人所建造的小門,小門後就是連結前人所做的秘密通道。

通常,這類的秘密通道不是用來偷情,要不就是逃命用的,豈知哪天也會被堂堂的公主作為通往外面花花世界所用。

而這條密道,是李蘭陵偶然之間所發現的,雖然這次還是第一次從這裡直接溜到外頭去。

剛爬出密道的李蘭陵,伸了伸自己在狹小的密道中蜷曲過久的四肢、伸展下筋骨、拍拍身上沾到灰塵的衣服。

密道外頭,是不怎麼起眼的荒林與破房子,畢竟這裡並不是距離街坊最熱鬧的地方,也因此並不會有人注意到忽然冒出來的李蘭陵。而且幸好荒林一走出來,就是條大路。

「呼,還是外面的空氣要來的新鮮點。」

像是要表現那種誇張似地,李蘭陵深深地大口吸著氣,大剌剌的模樣令路上經過的行人無不盯著她瞧。

不過李蘭陵倒也毫不在意,反正出了皇城、再加上這身的打扮,絕對不可能有人能夠認得出她就是當今大唐那位未出嫁的公主。

不過,別說是打扮,或許就連氣質都完全沾不上公主這兩個字吧?

只見李蘭陵雖然離開了皇城,卻像是隻無頭蒼蠅般地站在原地發楞著。

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就是因為她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現在究竟身在皇城外的哪裡。

自己的確是有到皇城外去的經驗沒錯,可是那卻是在跟隨著大批仕從的情況之下,如今,自己單身一人身在皇城之外、身旁又沒有能夠拿來做嚮導的仕從在,而且這次溜出來的這個密道她也是第一次使用、並不像其它路線已經熟到徹底的密道──而且其他密道的範圍也只是通往城內的各處而已,也難怪她會毫無目的地站在原地發楞。

其實她這次偷溜出來,就是想要去看看那些宮女口中所說的「西市」,聽說西市裡到處都是胡人,而那兒也是來自四海八方的胡人、異國人們所會聚集的市集,而想要找尋一些來自西廊的各式稀奇玩意兒,那就絕對非去西市不可。

不過,現在的她,別說是西市了,就連自己究竟身在何處都不知道,更遑論是前往西市了。

「那個,大叔,我想問一下西市……」

「去去、別礙著我趕路呢。」

攔過附近經過的中年男人,但卻只是換來一陣冷默的對待。李蘭陵總覺得有些滿肚子委屈,只不過是想問個路而已,幹麻這麼無情?

她可是大唐的公主呢!肯向他搭話就已經是莫大的光榮了!

可這裡卻不是皇宮,就算再怎麼委屈,也只能摸摸鼻子了。

她又問了幾個過路的人,但那些人不是毫無理睬之意,要不就是根本在這個國家是初來乍到的客人。

就在她猶豫著究竟要不要回去皇宮接受皇兄的碎念攻擊時,一陣對話忽然飄進了她的耳裡。

「梅,你要回去了?」

「是啊,畢竟茶坊只有梁夜顧著,我不放心,他再怎麼說都還只是個孩子。」

「呵呵,說的也是,而且你那開在西市的茶坊的名聲,都已經傳到這裡來了呢,那麼多的客人大概也不是一個孩子能夠應付的吧。」

「妳也太抬舉我了,那我先回去茶坊了,下次再麻煩妳了,君待姑娘。」

青年向女人揮揮手後,便抱著懷中那包女人交給他的東西,轉身離去。

「西市?」

看著那離去的胡人青年,李蘭陵聽著剛才的對話。那個青年似乎是要到西市去,這不就跟自己的目的地一模一樣嗎?

打定了主意,李蘭陵趕緊加快腳步,偷偷地跟在青年後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