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其實玩驅的路線,讓我十分想打這傢伙(?)

   其實我建議沒玩遊戲的人,可以先看一下曉人線,再來看驅的這邊,因為前面有些劇情有相似到。所以有點麻煩、就會很懶的再說一次,NORN9從一開始就有分歧了,首先是在序章沒多久,就要選擇要玩哪一個女主角、選完之後,再來就是選要攻略哪一個對象。之後才是正式進入到本篇。

  而簡單敘述一下前面的故事,大概就是來自過去(這部份的捏他請看曉人線)的空汰,意外跑到八千年後的世界,但是因為世界曾經重新來過(印象中是三次),為了維持文明的程度,所以文明並沒有像空汰的時代那麼的進步。在這八千年後的世界裡,有一群在「世界(アイオン)」的管轄之下、具有特殊能力的少年少女。

  為了世界的和平,所以他們在飛船上進行著一趟具有目的地的旅行,就在空汰莫名跑到這個時代沒多久,就遇到了一名忘記自己名字的奇怪少女「こはる(小春)」,小春為了要讓空汰回家,結果就提議讓空汰一起去搭「船」,結果上了船之後,才發現原來不是普通的船,而是飛船。

  結果上船之後沒多久,就遇到了船被攻擊的事件,就在攻擊結束之後,眾人懷疑船內的成員、可能有內賊的存在。於是結賀 驅提議將大家分成兩兩一組,好進行監視。(不過結賀的用意並不單純只是監視而已,而是希望大家關係變好)

  因為跑的線不一樣,所以每個人的分組,也就跟曉人線那邊不太一樣了。這時候小春是跟結賀驅一組,七海是跟ロン一組、深琴則是跟朔也一組。

  所以現在心得聞開始的地方,就是從分組之後開始講。(結賀的路線,前面其實沒什麼東西,重點全都是後面的爆料)


 

  カタバミ是酢漿草,因為驅跟小春兩個人同組之後,就經常一起行動,而這時候因為距離船遭到攻擊沒多久、船的外側又破了一個大洞,於是驅用自己的能力將船的外側先暫時補起來(驅的能力是可以令植物快速生長),結果就在這時候,驅也讓小春看看他的能力,驅可以讓自己知道的植物快速的令他長出。於是就讓粉紅色的酢漿草長出來給小春看看。

  而小春對於驅的能力相當的敬佩,但是一方面卻對自己的能力感到相當的自卑。(這時候雖然沒有很直接的說出來,但是小春的能力是火)

  之後,因為船上的桃子樹結實累累,所以,跟驅同一隊的千里跟正宗,也來幫忙撿桃子。

  因為小春在進入船之前,都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著。所以對很多應對進退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之前驅有跟她開過「驅是女生」的玩笑,結果小春一度當真了。也因為如此,小春學到了「開玩笑」這件事情。結果在某天,小春跟深琴還有七海要去洗澡的時候,正好遇到了一月,一月說也要一起洗,結果正正好驅經過,小春就說:「如果是驅醬的話可以喔!」(ちゃん主要是女孩子在用的),結果大家都被嚇到了。(因為普通不會開這種玩笑)直到小春說是開玩笑之後,大家才鬆一口氣。結果驅就偷偷私底下拉住小春說:「... ...對男性可不能開這種玩笑喔。」

  怎麼講,NORN9的三個女主角,一個是電波系(七海),一個是大小姐系(深琴),最後就是天然系(小春)了,我比較喜歡七海(抹臉)。

  結果因為很羨慕驅的小春,之後被驅帶去圖書館,兩人一起看了植物圖鑑之後,就選定讓小春種植草苺看看。後來兩人趁著飛船在陸上進行補給的時候,就去買了草莓的苗來種。結果後來因為小春澆的水太多,草莓一度枯掉。後來她急急忙忙去找驅商量之後,才終於讓草莓恢復元氣。後來開花的時候,他就衝去找驅、讓驅進到她目前跟七海一起住的房間看草莓。(剛好七海不在)

  結果聊著聊著,驅察覺到七海之前、因為一個人生活的寂寞之類的心情。(驅根本就是想到就抱一下,不過這時候我很懷疑,應該是半分洗腦的狀態影響、半分是自己的意識這樣,可能原來的時候想要跟小春接近是洗腦的原因,可是後來喜歡上小春就是自己的心情了。(洗腦的部份要看到最後才知道)

  總之,這邊就是驅的心情很明顯的萌芽了。

  之後等到草苺可以移到田之後,兩人一起把草苺移到船內的田地內,結果看到小春溫柔對待的草莓,驅竟然說那個草苺好好~(羨慕意味),不過我們家的小春是天然系的,當然不知道驅是什麼意思(煩死啦、天然系WW),竟然說好好、是指生長的狀態什麼的。(倒地不起,我是男的的話,我一定會對天然系的苦手→大誤)

  在兩人移植好草苺之後,因為碰土搞的全身髒兮兮、結果被剛好經過的深琴他們看到,看到朔也跟深琴的組合,小春覺得兩人很像是從童話當中走出來的王子跟公主。因此覺得自己也應該要朝著淑女的感覺前進(因為剛好被深琴說了),結果小春那陣子吃飯只吃八分滿、慢慢地朝著淑女前進。

  (兩人弄得髒兮兮的時候,結果小春看到驅的耳環那邊髒髒的→沒記錯的話,想幫他清的時候,結果被他打了手。)

  結過後來某日晚上,遇到了巡邏著的驅,兩人聊著聊著,小春說出了自己目前正朝著像深琴那樣的淑女前進時,驅說他對於現在的小春就已經很滿足了。知道驅的心意的小春,因此就停止了「淑女養成」。結果後來驅說出了自己未何不要小春碰耳環,因為那個耳環對驅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因為是他的爸爸的遺物。從他爸爸去世之後,就一直配戴著。

  所以看到耳環就像是父親還在身邊一樣。

---

HIYOKO的採訪~(中間一定會穿插的)

這次是採訪十九歲的平士跟朔也。

【十九歲組】

「糟了... ...我、不想去注意到的事情,可能不小心注意到了... ...」

「怎麼了嗎?... ...!難不成是、內賊的真面目... ...!?」

「那個啊... ...我... ...被小春叫『平士君』了阿!」

「... ...那又怎麼了嗎?」

「因為、朔也你是、『朔也桑』喔?那為什麼我是我是用君來稱呼!?」

「驅跟曉人不是也一樣嗎?」

「他們才沒差啦!他們可是比我年紀還小耶!但是啊、明明跟我同年的朔也你,卻是用『桑』,那為什麼我卻是... ...」

「啊!平士君!朔也桑!你好!」

「啊!小春--!那個啊、有件事我想問一下... ...」

「(嗅嗅)... ...什麼東西、這個甜甜的香味。」

「剛剛烤了甜點唷!想要現在跟大家一起吃,不知兩位意下如何?」

「喔--!我去我去!!」

  結果明明對稱呼很在意的平士,就這麼被甜點釣走啦WWWW

  我在跑曉人線的時候,對平士真的就還好、而且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總有點討厭(很沒隱私),不過驅這邊的平士,展現出來的感覺倒是很可愛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軡欞 的頭像
軡欞

軡欞◈Celtic Bards

軡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